【时局】柬埔寨:35年后定罪红色高棉前领导人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6-30 15:40:02

8月7日,柬埔寨特别刑事法庭判决红色高棉“二号人物”农谢和前总统乔森潘犯下反人类罪,处以终身监禁。

宣判时,88岁的农谢和83岁的乔森潘都没有流露出一丝情感波动。但在法院之外,红色高棉的幸存者们热烈鼓掌、泪流满面。这份来之不易的正义,他们已等待了35年。


红色高棉高官被判有罪

帕永利蜷缩在四面透风的小木屋中,在秘密日记上记录红色高棉统治下的饥饿、迫害和恐惧。

帕永利知道,一旦这本日记被发现,他性命不保。在那个学校停课、老师挨罚、视知识和文化为威胁的年代,这位曾经的柬埔寨督学甚至很难找到纸和笔。他将日记藏在粘土花瓶中。

“为什么我要像猫狗一样死在这里,没有原因,没有意义?”他在日记的最后一页写道。时隔40年,这个问题仍困扰着柬埔寨人。

帕永利没能从那场浩劫中幸存下来,但他的日记做到了。这本日记成为证明红色高棉罪行的卷帙浩繁的文件中的一部分,在对红色高棉“二号人物”农谢和前国家主席乔森潘的审判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8月7日,柬埔寨特别刑事法庭(ECCC)判决农谢和乔森潘犯下反人类罪,处以终身监禁。ECCC发言人拉尔斯·奥尔森称,对柬埔寨人民和法律体系来说,这都是“历史性的一天”。

1975~1979年,在红色高棉“建设共产主义的乌托邦”期间,约200万人死于饥荒、劳累、缺医少药或者被执行死刑,数量占当时总人口的1/4。

去年,帕永利的日记重见天日。加上它,受害者和幸存者留下来的一手记录只有4本。美联社称,这本日记在当代有特殊意义:1979年后出生的人对红色高棉缺少直观的认识。

“人们忘记了我们当年的苦难。”幸存者尤张说,他的腿上至今还残留着当年被捆绑留下的伤疤,“现在很难让年轻人明白挨饿的感觉了。”

正义来得艰难

2006年联合国出资设立ECCC时,人们曾满怀希望地认为,柬埔寨直面其血腥历史的时机到了。然而,ECCC漫长而曲折的设立过程令人灰心丧气。《华盛顿邮报》称,部分阻挠来自现任总理洪森,他曾是红色高棉的士兵。

设立ECCC的设想在1999年就已提出,真正的审讯却到2011年才开始。此前,ECCC花了两亿美元,却只为一个被告定了罪:红色高棉的典狱长康克由2010年被判35年有期徒刑,后改为无期徒刑。

疾病和死亡让很多红色高棉的高官逃脱了审判。最初,与乔森潘、农谢一起受审的还有红色高棉的外交部长英萨利,他于2013年3月去世。英萨利的妻子英蒂利曾任红色高棉的社会事务部长,因为老年痴呆,在2012年被认定不适宜接受审判。至于红色高棉的最高领袖波尔布特,已在1998年去世。

2011年11月诉讼开始后,年逾80的乔森潘和农谢也曾多次住院。乔森潘因为廉洁而被称为“干净先生”,农谢是波尔布特的副手。他们被检察官威廉·史密斯描绘为“用残忍的暴力和恐惧控制柬埔寨的独裁者”。法官聂农在宣判词中称,两人执政期间通过屠杀、酷刑、种族灭绝和宗教迫害,使柬埔寨成了“恐怖国家”。

两人否认一切控罪。乔森潘承认存在屠杀,但他将责任推给了波尔布特标榜的极端共产主义。2013年,他在最后陈述中自称为“没有任何实权的”傀儡元首,并没有下令处决任何人,所有指控都是“谣传”。

“你们认为我应该知道一切、明白一切,并且干预和纠正局势。说起来容易。你们以为我愿意看到发生在人民身上的一切吗?”乔森潘说。

每次都戴着墨镜出现在法庭上的农谢,只愿意接受200万人丧生的“道德责任”。去年他在审讯中声明,自己从未要求士兵“虐待或者杀人、剥夺他人的食物或者种族屠杀”,但他“愿意向公众、受害者及其家属和所有柬埔寨人诚挚道歉”,并表示会为逝去的灵魂祈祷。

英国广播公司(BBC)称,农谢和乔森潘是首批被追究责任的红色高棉最高层领导人。农谢的律师指责判决不公平,“我的当事人对于很多罪行根本不知情”。两人的律师都表示将要上诉。

8月7日,农谢出庭接受宣判。

“手中没有权力时,他是个好人”

当农谢和乔森潘被判终身监禁时,在柬泰边境一座佛塔内观看直播的民众没人鼓掌。隔着垫子坐在地上的居民三心两意地听着电视里的法官宣读判决书,不是与身边的亲友聊天,就是低头盯着手机。

柬埔寨文献中心在全国搭建了20块这样的屏幕,希望引起人们对讳莫如深的红色高棉历史的关注。但是,拜林省宝塔寺内的这块放映屏并未达到预期效果。拜林是红色高棉起义的地方,政权败落后,红色高棉许多前领导人选择在那里度过余生。

认识农谢和乔森潘的人以及他们的亲属,要么认为他们无辜,要么觉得他们年事已高,不该被判刑。另一些人因为ECCC的腐败和低效,对其失去了兴趣。

观看判决时,席克鲁的义肢就放在身边的垫子上。这位65岁老人曾是政府军士兵,后来被红色高棉收编。上世纪80年代平息地方叛乱时,他踩到地雷,失去了一条腿。席克鲁有亲戚在红色高棉统治下丧生,但在拜林的生活让他用独特的视角观看这场审讯。

他说,审判是公正的,但自己理解人们不希望农谢坐牢的心情。

席克鲁向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描述了在拜林生活的农谢,说他是个很好的人。他想了想,纠正道:“当他手中没有权力的时候,他是个好人。”

在佛塔寺内观看审判的人,有些是红色高棉时期的亲历者,有些当时还没出生。36岁的奥波兰是警察,自称是农谢的孙女婿,他搞不懂人们为什么要让农谢坐牢,更不相信他犯下了反人类罪。“他洁身自好,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国家。”奥波兰说,当地人很尊重农谢,称之为“爷爷先生”。“在这里人们都爱他。在拜林,人们认为红色高棉的领导人是可敬的。”

61岁的村干部胡步恩在1973年加入红色高棉,两年后,红色高棉夺取了政权。胡步恩自称从未杀过无辜的人,在ECCC的审判开始后,才了解红色高棉政权的真面目。他自称多次打算逃离红色高棉投奔政府,却没有成功,并且赞扬终身监禁的判决合理而且必要,可以为后来人树立标杆。

当周围的人逐渐散去,胡步恩确保没人听到,才悄悄告诉《外交政策》杂志,自己对判决心有戚戚。“每个人都有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他提到,农谢当权时干了些好事,比如打击偷窃和争取平等。“但是,”胡步恩赶快正色补充,“他还是杀了人。”

乔森潘

“保证悲剧在任何地方都不会重演”

72岁的林化学一直担心ECCC的人会突然出现在她生活的平静村庄,将她逮捕。她是ECCC登记在册的嫌疑人,被认为在红色高棉统治期间主导了内部清洗,导致数万人死亡,是除最高级领导人外需要为红色高棉罪行负责的5个人之一。林化学辩称,她当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国家好,并没有个人动机。

“我希望ECCC保证就此住手,不再继续调查,这样我们就能过上幸福平静的生活了。”林化学告诉《金边邮报》,“如果他们不及时住手,只会让红色高棉的阴影回来,影响那些还活着的红色高棉分子。”

这番话代表了很多红色高棉前任成员的心声。虽然特别法庭宣布只追究高层官员的责任,那些低级官员和普通干部仍然惶惶不安,担心被清算。

观看了对农谢和乔森潘的庭审后,林化学担心受害者家属会将她告上法庭。她被自己脑中家人看着她被拖上被告席的画面深深困扰。“我根本就不会去法院。就算他们的人来抓我,我又没有做错事,为什么要上法院?”林化学一遍遍念叨着。

这种担心并非无中生有。ECCC对两名前高官的判决并没有浇灭受害者家属的怒火。“我心中仍然充满愤怒。”75岁的孙蒙对美联社说。她的丈夫和4个孩子都在红色高棉统治期间饿死了。

“他们的罪行罄竹难书,他们应该下地狱,而不是在牢房里吹空调。”柬埔寨文献中心的尤张说。

也有受害者家属认为,判决的象征意义比实际意义更重要。“关键是向那些策划和下命令的人追究责任,”由10名受害者家属组成的人权联合会在宣判后告诉英国《卫报》,“我们终于可以哀悼亲人了。”

法庭外,幸存者尤张告诉BBC,对很多人来说,“正义来得太晚”,但重要的是,正义总算来了。“年轻人要吸取教训,才能保证悲剧在任何地方都不会重演,不仅是柬埔寨。”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