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跑的“柬埔寨新娘”在中国的日子是挥之不去的梦魇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6-30 21:01:25

对22岁的柬埔寨姑娘Nary(化名)来说,在中国的日子是挥之不去的梦魇

“我永远忘不掉在那里发生的事。即使想忘,也还全都记得。”
“I have never forgotten what happened there. I still remember even though I want to forget.

在接受英国《卫报》记者采访时,她回忆起了作为“柬埔寨新娘”被卖到中国,又最终逃离的痛苦经历。


伴随着近年来中国男女性别比例鸿沟的扩大和人口流动的增加,农村男性日益面对缺乏婚配对象和无法完成生育期望的压力。一些家庭最终做出的选择是“买媳妇”。这其中包括用各种条件吸引女性自愿结婚,但也包括了许多为人不齿的国内和跨国女性拐卖。


早在1994年,中国国务院就在一项通知中明确规定:严禁成立涉外婚姻介绍机构,国内婚姻介绍机构和其他任何单位都不得从事或变相从事涉外婚姻介绍业务。任何个人不得采取欺骗手段或以营利为目的从事或变相从事涉外婚姻介绍活动。


不过在中国南部沿海地区,“买东南亚媳妇”多年前就已成为许多村子里耳熟能详的故事,其中“越南新娘”尤为出名。而根据英国《卫报》和美国新媒体网站Buzzfeed的报道,自2013年开始,被卖到中国做非法新娘的柬埔寨年轻女孩也越来越多,原因是越南开始收紧结婚政策,并且开始打击这一现象。


究其原因,是撮合跨国婚姻的非法中介发现,做柬埔寨新娘的生意更容易,因为该国政府疏于监管,而柬埔寨女性对其中风险也缺乏认识。


中国家庭“购买”一个柬埔寨新娘的价格在1万到1.5万美元之间。据柬埔寨人权发展协会(ADHOC)妇女儿童权益部门主管Chhan Sokunthea的了解,如果女孩漂亮、年轻、皮肤白,中介会向中国夫家开到2万美元,而如果女孩不太漂亮:

非法中介就把她像一头猪或者一只鸭子那样卖掉。

The broker … sells her like a pig or a duck.”

(小编:不知道从何吐槽起……不管“价钱”如何,都是一样悲哀啊)


随着事态的发展,也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柬埔寨新娘”女孩逃离中国,并讲述自己的故事告诫后来者。


Khai Sochoeu的故事:从盲目憧憬到绝望逃离


Khai Sochoeu说,自己在29岁被骗到中国,她对Buzzfeed称,自己与父亲和7个兄弟姐妹以务农为生。闲暇时,她喜欢看中国电视剧,也由此对中国有良好的印象:

“我看电视的时候,中国电视剧里从来没有农民在稻田里种地的场面,只有那些做大生意的男人,运营着公司。”

“When I watch TV, they never show farmers in rice paddies. They just have men in big businesses, running companies.”

Khai相信,如果能去并不算太遥远的中国,她一定能找到更好的工作,也许工作时间会很长,干的活也很枯燥,然却会是在有电梯和空调的大厦里,运气好的话,还能碰到好心的上司。


当Khai的舅舅建议介绍她到中国发展时,她毫不犹豫地同意了。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她舅舅村里的一名女子曾经到过中国之后回到柬埔寨,这个姐姐告诉Khai,中国特别好,能在薪水丰厚的工厂工作,能找到条件不错的丈夫,如果你不喜欢找到的丈夫,还可以自己回家:

“所以我就这么下了决心,不冒风险,哪来的好处啊。”

“So I decided, if I don’t take a risk, I won’t get any benefit.”

两名女性中介人员承诺,Khai可以“通过结婚在中国获得一份工作”,她接受了,随后中介帮她办理了签证、购买了机票,并安排两地机场接送。中介不断跟她强调,能和她结婚的中国人都很有钱,有钱的丈夫能够带给贫穷的柬埔寨家庭一大笔财富。Khai说,她真正想要的是一份工作,但对结婚,当时的她也并不排斥。


Khai和其他两个年轻女孩一起到达广州机场,被四个中国人和一个柬埔寨女人接走。柬埔寨女人把她们带到了不知位于何处的一间屋子。另一个中国男人和五六个女性亲属随后来看她们——其实就是来挑一个新娘。


Khai发现自己被骗了。她办的旅游签证只有45天期限,中介还扣着她的护照。中介威胁称,如果她不同意结婚,就会被扔到大街上。她不会说中文,没有办法向中国政府解释她的困境。她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无法找到柬埔寨使领馆求助。中介表示,想拿回护照返回柬埔寨,就得拿3000美元来。


在与中介持续的对抗中,签证到期日越来越近,Khai最终妥协了。和她结婚的中国男子长得并不帅,倒也不算丑,还对她一直面带笑容,她似乎感觉到生活有了一丝希望。Khai被告知二人是正式注册结婚的,但她也并没有看到结婚文件——即使有她也看不懂。


真正到了夫家,Khai真正地绝望了,这里和柬埔寨的农村并无二致:

“我感到非常困惑,也感到非常失望。我曾经以为我会到一个美丽的城市,有许多高薪工作,许多有钱的丈夫人选。但现实是,只有跟柬埔寨人一样的贫穷农民。”

“I felt confused. I felt very disappointed. I thought I would be in a beautiful city, with plenty of jobs with high wages, plenty of rich husbands. The reality was, they were just poor farmers, like Cambodians.”

每天一早,Khai就开始干繁重的家务活,没人给她帮手。由于语言不通,她和周围人根本无法交流,她的丈夫只是用手势指挥她做事,如果做错了或者不干就会被打。丈夫还会随时和她强行发生性关系。


Khai开始计划逃离,她不发抱怨,并且答应丈夫一切要求,以此为交换,希望中介能给她办理一张手机卡联系自己的父母。中介同意了,在拿到手机卡后,Khai拨通了一个她清清楚楚地记得的号码——柬埔寨当地的一家电台。


电台工作人员给了她一家非政府组织的号码,该组织帮她联系到了柬埔寨驻当地的领事馆,提供了自己的名字和中介的电话号码。在领事馆的压力下,中介最终被迫让她回到了柬埔寨。


糊涂之后的一次聪明,让Khai拯救了自己。



▲回到家乡的Khai在农田中


Phany的故事:假装一切从未发生


Khai所经历的,实际上是一种典型的跨国人口贩卖手段:柬埔寨贫穷农村出身的女孩被中介当作最佳目标,中介承诺为女孩们在中国找到好工作、更多的发展机会和好丈夫。但一旦入境中国,语言不通、护照被拿走的女孩们就完全落入别人的掌控。


有一些新娘也许处境尚好,也并没有抛下夫家回国的念头。按照柬埔寨外交部公布的数据,2014年有58名在中国结婚的“柬埔寨新娘”最终回国,2013年则是21名。


而在那些不幸的“柬埔寨新娘”里,Khai认为自己算是幸运者。就她所知,有一些女孩被迫和丈夫家庭里的多人发生性关系,有的甚至被夫家卖到了当地的地下涉黄场所。


本文最初讲到的Nary就是其中一个,根据她的自述,在结婚后三个月,她就被迫与丈夫的父亲和其他亲属发生了性关系。


而《卫报》采访的柬埔寨女孩Phany(化名)也有着相似的经历,她和妹妹被骗来中国找工作,在上海机场被接走后,两姐妹分别被两个男人买走。


跟Khai不同的是,Phany不记得那样一个关键的电话号码,也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被卖到中国后的六个月里,Phany三次试图逃跑,最后一次被抓回去之后,中国丈夫狠狠地打了她。最终她联系上了父母,向他们借钱“赎身”,才终于回到了柬埔寨。


回国并不是生活的重新出发,不堪的过去依旧在紧紧跟随。Phany回到柬埔寨老家后,发现自己成了村里的外人,处处受到非议和排挤。她决定独自到外地生活:

我曾经希望自己一个人都不认识,因为我不想承认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无论我什么时候回到村子,我都感觉无地自容。如果周围人不会蔑视我,我才有可能回家。

“I used to not want to get to know anybody because I didn’t want to admit what happened to me. Whenever I go back to my village I feel so ashamed. If the people around me wouldn’t look down on me I would want to move back home.”


▲Phany离开家乡,如今居住在首都金边


回到柬埔寨之后,22岁Nary也没有对任何人讲起过她在中国的经历。如果有人知道曾经在她身上发生过的一切,比如曾被迫和那名丈夫的其他亲属发生性关系,她也将在自己的家乡被彻底孤立。


Phany和Nary们觉得,假装这一切都不曾发生,是生存下去的唯一办法。


新娘买卖难遏制?


鼓动柬埔寨女孩到中国做新娘的几乎都是她们的家庭成员。年轻的柬埔寨女孩面临着极大的生存压力,她们在国内面临就业的性别歧视,同时还被要求承担养家的义务。


数次劝说她嫁到中国的正是Khai的舅舅,也是他最后把Khai介绍给了中介,自己还收取了回扣——这在人口贩卖中是常见的做法。柬埔寨人权促进和保护联盟(LICADHO)称,说服和接触女孩的中介一般都是女性,而男性则主要负责签证、护照、交通等事项。 


柬埔寨外交部已经对中国驻柬埔寨领事馆施压,让中国领事馆收紧发放给柬埔寨年轻女性的签证,比如要求她们在中国的银行存款一万美元,这至少能够保证她们在被骗之后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回家。


但是联合国和当地人权组织则质疑称,这种做法是对女性的歧视,同时怀疑这种做法实际上发挥不了多大作用。


而柬埔寨外交部官员Visalo Long也承认,在这条人口贩卖链条中,可能存在当地官员的腐败问题。不论是发放护照,还是出具婚恋状况证明等文件:

如果给钱,事情就能办好。

“If they give money, it’s finished. 

一些NGO指责称,柬埔寨驻华大使馆和领事馆为被贩卖的柬埔寨女孩提供了婚姻状况证明,以方便中国男子与她们成婚。Visalo对此坚决否认,他认为,要打击买卖新娘现象,更大的问题在于非法中介为女孩们伪造身份文件。


在Visalo看来,确有数百名柬埔寨女孩因为金钱因素到中国,但最终被逼迫结婚或遭到其他伤害的,仅仅是其中一小部分。


而Buzzfeed在报道中认为,问题当然不止出在柬埔寨方面:

在中国,买卖新娘也是一个长期的问题,该国对这个话题也很敏感,给官方调查和讨论带来了困难。

In China, bride-buying has been a long-term problem, and the country is sensitive about the topic, making it difficult to research or to discuss in official meetings.

但是不讨论不等于不存在。除了“柬埔寨新娘”之外,我们同样知道的故事是“最美乡村教师”——被拐深山二十多年的郜艳敏。


至少她们中的一些人,现在能够发出警告和倾诉的声音。■


原文参考:

Weddings from hell: the Cambodian brides trafficked to China

原载《卫报》,作者Alice Cuddy和Neil Loughlin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空军一号送餐电话0718877999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