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乐人的旅游大作|图记柬埔寨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6-29 16:35:47

图记柬埔寨

作者:黑衣


2017年国庆期间拍摄的片子,相较而言,图片稍多,文字较少,所以就是图记了哦。拍摄是手机和单反并用,尺寸比例有差异,单反的尺寸长宽比是3:2,手机的则不是,相信不难区别出来。



住宿看似还不错吧…暹粒是柬埔寨的第二大城市,完全是靠旅游业撑起来的。



柬埔寨西北部Angkor Wat城的寺庙建筑群,是高棉建筑中最伟大的作品,在千百年前,当地的僧侣们曾在这里祈祷。今天,足迹踏上了大、小吴哥、塔普伦寺…手机拍的先上……











今天不但看到了千年的古迹、参天的古树,还亲身感受到了异国小朋友不同的成长环境和多舛命运……我也拍摄了不少,但iPhone无法拍摄下吴哥窟景区的宏伟壮阔,还是等几天回国后调出单反拍的照片吧(当时)。











今天基本上是纯购物行程,所以拍摄的照片较少。在一个政府指定参观的暹粒村落(物质条件相较已很优选),拍摄下欢迎我们入村参观的淳朴村民和孩子,他们对中国的友好态度溢于言表,中国的确对柬埔寨支援颇多,所以我把其中两张制作成海报格式,他们应当也不会介意。另,那座大房子应该是国王在暹粒的行宫一角。











穿插一些图片小品,例如动手在草地上摆放的花……别急,花都是树上掉落下来的





然后,晚上从暹粒飞往金边,首都兼柬埔寨第一大城市。





西哈努克亲王的大王宫掠影,USD35/人,当然是导游价,自行购门票大概是4万柬币,但交通需要自行解决。鸽子很多,那些飞翔的黑点都是;图3恰好遇到柬埔寨的学生也来参观,于是蹭拍,图6是西哈努克亲王的骨灰塔,愿这位从小学就从电视里知道的国王安息;图8佛像身后的树和身前摆放的是无忧花;想要了解更多?还是等待调出单反拍的照片吧。















金边一些图片小品:

无忧花树与花朵近景;在柬埔寨经常能见到的乐器演奏;HunSen赌场的迎宾女郎;以及平时叫唤总头也不回溜掉此刻却在瞌睡的猫,像猪一样肥大的鱼……












简单粗暴的直译中文,在柬埔寨开眼界了…










洞里萨湖,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漂泊着一群因战争而被遗忘了的越南人后裔,他们的祖先因躲避美越战争逃难到此,却不曾想到战后因离开越南太久而被注销了户籍,柬埔寨也拒绝他们入籍,因此沦为无国籍难民,包括后代也终生不得上岸,只能在湖上的水屋居住,靠捕鱼换取微薄的收入竭力挣扎维持生计。那些母亲和孩子们见我们的船靠近,便会急切的奋力划水过来,向我们讨要一点小钱。他们真的贫困,而且似乎看不到任何希望,只是为了生存。那些模样仍然清秀的孩子们,当她们要接过递给自己的钱时,见我想要拍照,都会先举起一个剪刀手动作,让我拍完后再接过钱,露出一个淳朴真诚的微笑。面对她们,我们所做的,只是为了不想看到孩子们带着失望的表情离开……关于这里的孩子们,我用单反拍摄了更多,回国后整理成专辑再发(当时)。












好了,该单反拍摄的照片登场了。


柬埔寨补记(1):


这次去柬埔寨,除了拍摄吴哥窟,我的镜头更多的是对着这里的孩子,我是她们生命中的过客,她们对我亦然,只是想记录点什么。拍摄时如果遇到有孩子的家长在一旁,我一般都会先用手势征求家长的意见是否允许拍摄,幸运的是家长们都会微笑着点点头,他们很友好。柬埔寨结束战乱迎来和平还不到20年,旅游业也刚起步不久,所以很多民众只拥有大致相当于国内七、八十年代的生活水平,为了谋生,很多孩子们都会早早出来工作赚些小费,例如图8的女孩,一直跟着我们走到了车门边,央求着我们购买1美元10张的明信片,被拒绝后她的神情有些落寞;图5图6那个光着身子的瘦小幼儿,从地上抓着掉落的食物往嘴里塞;有些场面我们大人看到可能会有些心酸,但仍然有孩子是单纯快乐的,我们年幼时也曾经历过贫穷和物质匮乏的年代,物质并不是影响孩子们快乐与否的绝对因素,有些单纯快乐的感觉至今难忘,所以,愿这些孩子们也一样,会健康快乐的成长,开创自己的生活!
















柬埔寨补记(2):


图1-6是在大、小吴哥景区里来回走动拾荒的孩子,背着差不多有自己身高般大小的黑色塑料袋,光着脚却有时跑得飞快,手脚麻利的从垃圾桶里翻出易拉罐、塑料瓶等物,装进塑料袋中再背走,我不知道她们一天之中会在景区的各个垃圾桶之间走上多少个来回,只看到她们脸上尘垢之下依旧是一副清秀的面孔。靠近她们想要给予一些糖果,她们还会用蹩脚的中文向你重复说道:没钱,没钱读书。言下之意希望你能施舍更多的小费,我只能报以微笑的摇摇头。虽说“人人生而平等”(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但那强调的是天赋人权自然人格,而不是个人的平等,更不是财产权的平等,事实上人生的境况遭遇都是不平等的,从生物学上的平等更是无从谈起。让人欣慰的是,由于国际社会的援助,这些孩子们在12岁之前都享有免费的医疗服务,她们都是柬埔寨的未来,愿她们都能比自己的父母生活得更好一些。也愿图7-8的孩子们能继续快乐成长。对了,图9景区的猴子或许最无忧无虑,随处都有游人主动给它们喂吃的。















柬埔寨补记(3):


将目光拉回洞里萨湖,再次看看这里的水上人家,回顾他们的生活状态,特别是其中的孩子们,因为他们终生不被允许上岸,所以这船、这水、这湖就是他们的世界,我们这些陌生游客也会是他们有限接触外界的面孔。柬埔寨这样的无国籍难民约有9000多人,居住在洞里萨湖的就有1000多人,他们的确是被遗忘了的一个群落,但此时此刻,我希望为这些孩子们留下一些影像。















柬埔寨补记(4):


水上人家孩子们的眼神大多都有着小心翼翼的谨慎,其中又夹杂着探知的好奇,或许我们对她们经历的主观感受也影响了对她们的情绪,我觉得这里的孩子年龄增长后脸上早熟的神色会越来越明显。大人们在捕鱼、补网、闲坐,如果不知道他们的生活背景,那么这里似乎就是一派单纯田园牧歌式的风光,时光在这里安静而缓慢……















柬埔寨补记(5):


衣架、昆虫、猫狗甚至蟒蛇幼体都可以成为水上人家孩子们的玩伴。或许我们看到他们时所产生的心酸情绪,他们自己倒不会感受得那么强烈,因为生活的幸福和不幸某种程度上也是通过比较而得来的,在这里比较则似乎失去了意义。柬埔寨政府对水上人家其实已经相当宽容,并不驱逐他们出境,并且允许他们某代之后出生的孩子可以获得柬埔寨国籍(虽然因为要办理婴儿出生证明的200美元花费对他们而言相当昂贵,加上更无财力购买私人土地建房,但柬埔寨本身都还有大量自身国籍的孩子无法享受更好的待遇,所以更无分负担无国籍难民了)。另外,水上人家仍能享有平静的生活,与宗教在其中的作用分不开,无论是基督教还是佛教,都会带给他们知足平和的心态,所以虽然生活清苦,他们也仍能有些不以为意。















柬埔寨补记(6):


图1-2的母亲用膝盖托着她可能刚满月不久的婴儿奋力划艇来到我们的船边,眼神里透着急切的渴望,想用婴儿的哭声打动我们的恻隐之心;图3母亲破烂的船上还有几位孩子,其中一位小女孩一边玩着橡筋一边好奇的向我们张望,在母亲的怀里,还有一位我们怀疑是患有脑瘫的男孩;图4-6的孩子没有船,借助着简易的塑料盆就划了过来,我们把带来的一包糖果挨个分给她们,并再给予了一些小费;图7-9应该是一家人,划船我们靠近后,年长些的姐姐毫不犹豫的把一条幼体蟒蛇搭在肩上,她是想通过游客和蟒蛇合影来赚取一点小钱,我们的船开走时,也目送着她们的船离开。柬埔寨的地陪导游告诉我们,水上人家平均每户育有7个孩子,多的更多,一些游客哑然失笑,表示既然都养不起了,干嘛不少生几个?少生孩子才能致富。但这只是沿用国内的思维逻辑,水上人家的情况则完全不同,因为这里赤贫之下新生儿的死亡率超过1/6,如果少生,一旦孩子早夭,那么对一个家庭是毁灭性的,很可能无法再延续家族,生命的繁衍必须要有足够的生育率来维持;其次这里抚养一个孩子的成本很低,而更多的孩子则可以形成更多的劳动力,没有劳力就会饿死,如果只生一两个,那么这个家庭就会有极大概率彻底完蛋。越生不会越穷,但越穷会越生。实际上,环境越恶劣,人类真的就会越多生。但这没什么可指责的,你是为了活得好,而他们是为了活下去。

















柬埔寨补记(7):大吴哥















柬埔寨补记(8):小吴哥

















柬埔寨补记(9):


塔普伦寺,古墓丽影的拍摄地















柬埔寨补记(10):


西哈努克大皇宫,图9就是入境时在护照上盖章的原型图案了;全部发完。












作者:黑衣 网络编辑:风哥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