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柬埔寨、马来西亚等国纺织工资集体涨价!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6-06 03:43:17

今日汇率:中缅 1:211.09,缅中1:0.004837


今年,东南亚地区那些拿着最低工资的工人们成功地获得了更高的基本工资,致使工厂和制造商要么加大对该地区投资,要么寻求更低成本的解决方案。马来西亚、泰国和缅甸工人为今年能获得50%的工资涨幅而奔走。



说到中国制造业的知名代表,基本上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为苹果代工而闻名天下的富士康,富士康作为中国最大的制造业企业之一,在中国大陆就有着百万名员工,仅2016年其进出口总额占中国大陆进出口总额的3.6%,说他是中国制造的代表之一并不为过。


要想起两年前,曾经有过知名的制造业企业逃出中国,在东南亚设厂的新闻,根据当时的新闻报道,优衣库、耐克、富士康等世界知名企业则纷纷在东南亚和印度开设新厂,加快了撤离中国的步伐,当时说的原因就是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不断提高,土地成本的日渐高昂,选择去东南亚这些欠发达国家设厂,可以得到更低的成本,赚到更多的利润,于是这些逐利的企业们都纷纷选择将中国的部分工厂搬到国外,笑着赚更多的利润。



然而时间刚刚过去两年不到,这些觉得逃出中国占到便宜的企业们恐怕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东南亚也开始涨工资。


工资成本日益高涨的东南亚


然而这一切却从21世纪第一个十年开始发生了转变,当时中国广东地区第一次出现了用工荒,原来随处可见便宜到家的农民工竟然招不到了,企业纷纷在火车站、汽车站设立招工牌照,用尽一切办法招工,然而还是有很多企业招不到足够的员工,这个时候人们才意识到中国的劳动力红利正在消退,再依靠人口红利来吃这种低端制造业饭已经变得难以为继,于是在撑了10年之后,2015年大批的企业就像当年从欧美、日本转移到中国一样,开始了逃离中国的步伐,纷纷在东南亚等经济更不发达,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开设工厂,想着能够借助东南亚的人口红利再吃个一二十年的经济高额利润。


然而,好景不长,今年,东南亚地区那些拿着最低工资的工人们成功地获得了更高的基本工资,致使工厂和制造商要么加大对该地区投资,要么寻求更低成本的解决方案。马来西亚、泰国和缅甸工人为今年能获得50%的工资涨幅而奔走。



马来西亚政府尚未公布2018年的最低工资标准。不过,泰国政府正在考虑将2018年的最低工资上调3%。


为了获得服装工人选民在明年大选中的支持,柬埔寨总理洪森宣布明年制鞋及成衣厂工人最低工资由153美元/月增至165美元/月,加上洪森要求额外增加的5美元,明年最低工资确定为170美元/月,加薪幅度达11%。


而3月5日消息,缅甸的劳动力成本预计今年将上升33%,而采购成本也可能随之上升。全国最低工资委员会已同意将工人的每日工资从目前的3600缅元(2.66美元)上调至4800缅元(合3.55美元),上涨幅度为33%。这是基于一个工作日8小时,每周工作6天,缅甸的服装工人一个月赚取的最低工资为85美元。


虽然这次上涨可能看起来有很大的百分比,但它比工人和工会要求的涨幅55%要低,工人和工会的要求是涨到5600元(每天4.14美元,每月99美元)。工会合作委员会(CCTU)秘书和中央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前工人代表U Ye Naing Win说,他们不满意委员会定的每日工资K4800缅元。我们(工人)因为饥饿而要求加薪。他们不应该要求打折。


然而,该国工会联合会反对将工资率提高到4800缅元,尽管缅甸2013年的《最低工资法》要求每两年对工资率进行一次审查。


目前,缅甸的工会要求政府在评估适当加薪时考虑实际生活费用,特别是在即将到来的房租增加的情况下。虽然工资小组已经确定了其涨幅,委员会将在未来几周内提出建议和异议,并在60天之内确定最后的数字。其他低成本采购国,如毛里求斯、墨西哥和柬埔寨,最近的工资也在上涨,相应的劳动力成本也将在今年攀升。



虽然这样的工资涨幅的确离中国工人的工资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但是上涨工资必然会增加企业的制造成本,这些当年逃出中国的企业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什么地方可去了,除了东亚、东南亚这些国家之外,几乎很难再找到像亚洲国家这样人口众多,极度遵守劳动纪律,而且还勤奋刻苦的工人了。(印度工人、非洲工人在勤奋方面差距东亚、东南亚国家依然十分巨大。)


依靠劳动力低成本的生产是不可持续的


东南亚涨工资了,富士康笑不出来了,其实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全球的纺织企业也正好该趁机觉醒了。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