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那年今天 柬埔寨沦为“地狱”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9-15 16:58:07

点击上方蓝色「吴哥时报」即可快速关注       


被处决前的孩子


  (本报讯)今(17)天,柬埔寨人民刚刚欢度完传统新年假期;而41年前的今天(1975年4月17日),“红色高棉”攻占金边,并将200万住在金边及其它城市的居民驱赶到农村从事农业劳动。千千万万的人在撤离城市间死去。


 


  司迪莎,一名住在金边的老人,描述了她作为一个“4月17日人”的生活:


  在1975年的疏散时期,我们这个有14 个人的家庭逃到了干拉省。在那里,“安卡”(意思是“革命组织”,由柬埔寨共产党党员组成)分派我种菜和务农。


  一天晚上9点,一个“安卡”的人要我的丈夫去学习。我一直等着,但是他再也没有回来。村里的一个女人告诉我的一个孩子:“你们不用等你爸爸了。你们说话要小心。你们全家可能会被带走。你爸爸有重大历史问题。”我知道我的丈夫已经被杀死了, 因为他是干拉省的省长。两个月以后,“安卡”告诉我要搬回金边。实际上,他们把我们带到马德望,给了我们一间破败的小村舍。我们被分隔在不同的单位里。只有我六岁大的孩子跟着我。


  在马德望的生活是我永远忘不了的。10天之内,我的四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一个接一个地死去。他们有的死于营养不良和疾病,有的被指控为“敌人”而被杀死。过了一阵,我的70岁的婆婆死于营养不良。那里的生活如此可怕。我没有一天能睡好觉。很多村民被“安卡”带走,从此就消失了。


  红色高棉也在这个时候开始贯彻实行其激进的毛泽东主义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社会改造。他们要把柬埔寨转变为一个乡村性的、无阶级的社会。那个社会里没有富人,没有穷人,没有剥削。为了实现这一转型,他们废除了货币、自由市场、正常的学校教育、私有财产、外来服装式样、宗教活动以及柬埔寨传统文化。公立学校、佛塔、寺庙、教堂、大学、商店和政府建筑或者被关闭,或者被改变成监狱、畜舍、再教育劳动营和仓库。没有公共和私人交通,没有私有财产,没有非革命的娱乐。休闲活动被严格限制。全国人民,包括“民主柬埔寨”的领导人,都必须穿黑色衣服,那是他们的传统革命服装。

 


“民主柬埔寨”领导人和柬埔寨共产党中央常务委员会成员。 


  在“民主柬埔寨”统治下,所有的人都被剥夺了基本权利。人们不可以离开他们所在的合作社外出。这个政权也不准许任何人集会或举行讨论。如果三个人聚会谈话,他们会被指控为“敌人”而遭到逮捕或者处决。

 

  家庭关系受到严厉批判。人们被禁止表达甚至轻微的爱情、幽默及怜悯。红色高棉要求所有的柬埔寨人只相信、服从和尊敬“革命组织”。这个“革命组织”被称为每个人的“父亲和母亲”。


  红色高棉宣称只有纯洁的人有资格来建造革命。刚一夺得政权,他们就逮捕和杀害了数千名朗诺将军领导的“高棉共和国”政权的士兵、军官和文职官员。这些人被视作“不纯分子”。在随后的三年里,他们处决了千千万万的知识分子、城市居民、少数民族如占族、越南人和华人,还有大批他们自己的战士和党员——这些人被指控是“叛徒”。




  在柬埔寨共产党的 1976 年“四年计划”中,柬埔寨人被要求在全国的每公顷土地上产出三吨大米。这意味着人们必须在一年的全部12个月里种植和收获水稻。在大多数地区,红色高棉强迫人们一天劳动 12 小时以上,得不到休息也得不到够量的食品。

 



  在“民主柬埔寨”统治下,近200万柬埔寨人或因缺乏药品和医疗服务而死于疾病,或死于饥饿、处决以及过度劳累。在这个政权体制下活过来的人们则因他们的经历而遭到了严重的伤害。

  

婚姻



红色高棉婚礼


  “民柬”的婚礼和传统婚礼完全不同。夫妇在集体婚礼上结婚。在同一个仪式上结婚的人少则3-10对,多则30-50对,甚至超过100对。大多数男人和女人不被准许选择他们的配偶。各对夫妇由自称是每个人的父母的“安卡”革命组织来包办指定。有的夫妇在婚礼仪式之前不知道他们未来配偶的名字和长相。他们自己的家人,通常也不被准许参加婚礼或参与作任何决定。传统的服装、舞蹈、歌唱和宗教仪式都被禁止了。


  有时候女人被强迫和在战争中伤残了的士兵结婚。那些拒绝接受伤残男人的女人会遭到监禁和折磨,或被强迫去远离他们家人的地方服苦役。有些面临被强制结婚的女人自杀了。


  强迫婚姻在 1975年红色高棉胜利后增多了。更多的夫妇被强迫在同一时间结婚。家住磅湛省的芬黄这样描述了他的婚姻:

  

  “1978年,就在政权垮台前一个月,他们指着一张名单上的名字要我结婚。第二天的婚礼仪式上,我坐在一把椅子上,决心按照他们说的做。同160对新夫妇一起,我和我的妻子承诺在一起生活并在一年内生个孩子。”


  结婚以后,夫妇只被允许住在一起几天,然后他们各自回他们的生产组。每隔 7-10天他们会被允许回家聚会一次。

 

儿童和劳动




  金边的拉沙回忆了他在1975年10岁时的经历:

  

  我们被疏散到茶胶省。“安卡”给每家一个小房。我们先靠捉螃蟹和捡贝壳吃活命。在村长召开了一个政治会议之后,全村人都必须集体吃饭,因而我不再能捉螃蟹吃。


  因为太饿,我常偷吃种在房子周围的蔬菜。我被要求在远离我家的儿童单位劳动。“安卡”让我三四个月后看望家人。我的任务是在稻田里工作。我不想做,因为我非常怕蚂蟥。单位领导总是打我,所以我几次跑回家,要我父母帮助,但是他们不能帮我。所以我就到森林里躲了一段时间。我吃野生水果和草叶,还偷村民们的食物,才活了下来。受不了这么苦的生活条件,我又跑回家。


  因为怕“安卡”,我的父母把我送回了儿童单位。在那儿,单位的领导折磨我,警告我不准再逃跑。我被指派挖掘水生蔬菜和收集猪粪。有一天,我太累了,以致我跌倒了,还打翻了猪粪,单位领导用鞭子抽我,鞭子打到我的两只眼睛上。我的眼睛一天比一天痛,结果我变瞎了。

 

  年轻的孩子们被教的是:“‘安卡’是所有孩子的父母,也是所有年轻人的父母。如果“安卡”要孩子们杀死自己的父母,这些儿童甚至也敢照做。随着时间过去,成千上万的儿童变得只相信“安卡”告诉他们的话,学会了服从“安卡”的指挥。

 

清洗和杀戮




  磅湛省的莎特娜回忆了在叛乱时期,红色高棉对少数民族占族,特别是对她自己家庭的杀戮:

  

  我的村子一直是数千占族家庭的家园。红色高棉把占族人几乎都杀死了。我们村的人比其他地方的人受苦更多,因为他们反对红色高棉。至于我的家庭,红色高棉杀了我的父母,我的两个孩子,两个孙子和我所有的兄弟姐妹。反叛之后,我的儿子被带走和失踪了。听说他在1978年寻找我的时候被杀了。我的女儿和她的丈夫以及两个孩子也被用不知道的理由杀了。

 

柬埔寨的杀戮场 




  柬埔寨资料中心结合全国群体尸坑实地调查和全球卫星定位制成这张地图。目前已经发现了红色高棉统治时期的388个屠杀场地和19733个群体尸坑(包含4具或4具以上尸体的尸坑可被定义为一个“群体尸坑”,然而有的尸坑埋有 1000 具以上尸体)。另外,文献中心也记载了“民主柬埔寨”统治时期的196个监狱和81个群体大屠杀纪念场所。(小方)

 

【新闻链接】


华人阿潘的故事

盘点红高棉的华裔高官们

红高棉大屠杀40周年

一代柬埔寨女人遭受的性暴力

柬埔寨:被诅咒的国度




人民币/美元最新汇率


扫一扫、爆料有奖


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照单全收,吴哥时报记者(电话:069408298)将及时跟进采访报道。

本活动由汇旺独家赞助

根据新闻的阅读数、回复数及新闻价值,爆料奖励5至20美金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部落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