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站去哪】掉进柬埔寨的野河里,我竟然活着回来了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7-08 16:27:12

吴哥的外圈游览包括女王宫崩密列罗洛寺群,距吴哥核心景区数十公里远,需乘汽车前往,耗时一天。

 

半道上也看到一对欧美老夫妇坐着tuk tuk车游览,生生被吹成了土猴。因为吴哥的路是这样的↓



 

路边天然纯美的乡村田地里,也许暗藏着大批地雷↓



 

不过站在巴孔寺顶层看日落是个不容错过的体验,踩一脚泥、吃蚂蚁、摔大马趴、掉河里……一天的洋相和奔波在这一刻会全部消散。



掉进原始丛林的野河里

没想到我竟活着回来了

 

去往女王宫的路上,司机阿康讲了讲他的生活:从老家西哈努克市来到暹粒,先在饭店当服务生,每月工资100美元。后来跟庙里的和尚学中文,当司机兼导游,一个月能赚400美元(当时为2013年10月)。温饱解决了,但仍然不富裕,缺钱。

 

阿康说这些时,我望向窗外。柬埔寨的市井百态从眼前掠过,那一座简陋的铁皮房子也许就是赖以生存的家。



 

学生尽管穿上了西式校服,但仍然没有鞋穿,还要在这地雷遍布的路上前行。



 

如此勤勉而智慧的族群,生活却这么艰难。

 

女王宫
原名班蒂斯蕾(BanteaySrei),距吴哥约25公里,是柬埔寨三大圣庙之一,被誉为“吴哥古迹中的明珠”。供奉婆罗门教三大天神之一的湿婆。 建于967年的罗真陀罗跋摩时期,于1002年完成。女王宫的建筑以小巧玲珑、精致剔透、富丽堂皇而著名于世。

 

太多人对女王宫趋之若鹜,形容得天花乱坠,连修片都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图片来自网络)

 

可我实际看到的景象是……



不能说不好看,只是很一般。很多所谓“行者”人云亦云,生怕自己跟大众的见解不统一就显得不懂行,张嘴就叫唤着“好看”“必去”,其实最后在蚂蜂窝发游记时,最多的还是磨皮自拍照……这些玩意儿是怎么上蜂首的?



 

这年头去趟北京就能叫“驴友”、半夜吃套煎饼果子就标榜“吃货”,本来正常的词汇被这些发朋友圈爱好者搞得不伦不类。

 

扯太远了。抛开女王宫平淡的建筑不谈,水池倒是十分精美。密恐患者绕行。



女王宫里的“街头艺人”也不同凡响,都穿上了统一的演出服。



 

穿过女王宫景区往无人区逛了逛,踩了两脚泥,脚印像神农架野人的那么大。茂密的森林里藏着座迷你水坝,炒鸡清新。就是这个爱往没人地儿溜达的癖好,一会儿就让我“精彩”了一把。

 

离开女王宫向崩密列进发,越来越期待。 


崩密列
崩密列(BengMealea),是一座小吴哥窟式的寺庙,名字意思是“荷花池”,距吴哥以东40公里。崩密列是一座印度教寺庙,但有一些雕塑反映的都是佛教主题。建造这座寺庙最初所使用的材料是沙岩,所以很多建筑都已经损毁,而且很难再被复原。

 

本来阿康要陪我们进崩密列,但车的水箱出了问题,只好先去修车。我们在崩密列门口找了家饭馆,竟然卖排骨!毫不犹豫点了一份。



 

排骨比牛板筋还难咬,只好多吃几口赠送的米饭,但吃着吃着就不对劲了:仔细看看,米饭粒里夹杂着一堆蚂蚁,而且是蒸熟的蚂蚁……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傲娇的食蚁兽小公举。



 

带着一肚子虫子开始探索崩密列。当地孩子虽然没有iPad玩,但从小就能在千年古迹里追跑打逗吹鼻等泡,羡煞坏了我这个旁人。



上来一个黑不出溜的向导,声称崩密列里面很复杂,他可以带我们走一些很神秘的路,一个人5美元。觉着不贵就雇了他,但后来听阿康说其实一个人1、2美元足矣。这二百五小黑地精,曝光他!



 

话说回来,崩密列整体已经坍塌,没有小黑地精带着还真不好走。


 

石块散落四处又随机堆在一起,这种破败之美极具感染力。

 




历经成百上千年的风霜洗礼,崩密列就像一个摔碎了却没人收拾的玻璃杯,颓废而浪漫。




 

拽着藤条穿过石廊,不经意间出现个水池。



 

或者路过一道门,美轮美奂的佛像雕刻就静静地躺在地上。



青苔和野草不知长了几百年,把岁月的痕迹都长在了身上。




走了一段黑暗的石室后豁然开朗:整棵大树从房顶挺拔出来,树根毫无节制地延伸。可惜只有两只眼,只有冷冰冰的相机,不能把这种怪异而豪放的美传达给更多人。



 

跟着小黑地精爬上爬下将近一个钟头,衣服都湿透了,也努力把崩密列的每一个细节都记了下来。小黑地精拿了钱迅速消失在废墟里,扭头又看到无忧无虑的当地小盆友。



 

面前有条野路直通丛林深处,我决定继续探险。可以看到残破的古迹,像是古代的栏杆。



 

野路两边又是看似无害但也许暗藏地雷的柬埔寨田野,不过不下主道应该够安全。



 

越走越深,已经到了原始丛林的深处,一个人影儿没有。野路被一条浑水小河拦断,石头栏杆横七竖八地倒在河里。



心情大好,我躺在河边的石头上发呆。同伴到河边伸脚试探,我开玩笑地说了句“有鳄鱼”。同伴显然吓了一大跳,河边又长满了湿滑的青苔,整个人打了几下猴拳就栽进河里。


这下给我也吓坏了,河水太浑根本不知道有多深。我跑过去想伸手拉同伴,但还没蹲下就也中了青苔的招儿,连猴拳都没来得打就掉进了河里。当时脑子一片空白:介荒郊野外的又掉进了不知道多深的河里实在不是按剧本演的啊!我真的要死在这了么?我这么一个气宇轩昂与众不同的伟人就要死在柬埔寨的野河里了么?别再真的有鳄鱼吧?我宁愿淹死啊……苦情紫薇还没演过瘾,我就一下站了起来。是的,我站了起来,河水还没到肚脐眼儿深。



 

于是俩人都停止扑腾,忍着尴尬默默地手脚并用爬上岸,躺在石头上晒衣服。幸亏没人看见,要不现在我们俩这倒霉德性得多给中国人丢脸。正寻思着,一辆重型摩托(真的是重型摩托,跟个狗骑兔子似的)出现了:一位当地妇女带着孩子还有妹妹(看着像)呼啸而来,火一熄,车一支,四个人噼里啪啦跳进河里一通洗,根本没注意像两张云吞皮儿的我们。



 

一场坠河事件就这样过去了,柬埔寨悍妇离去之后我躺在石头上哈哈大笑。我肯定不是第一个发现崩密列后面的树林子里有条野河的人,但我一定是第一个掉进去的人。




阿康得知我们掉河里了,道歉了一万多次,说都怪他没有陪着我们才会发生危险。我坐在阿康干净的车里浑身滴答着黄汤子安慰他说没关系,这多刺激,我们很开(lang)心(bei)。

 

最后一站,罗洛寺群。

  

罗洛寺群
罗洛寺遗址群位于暹粒市东南方约12公里的地方,分为三处遗迹,分别由巴孔寺(Bakong)、罗洛寺(Lolai)和又称为神牛寺的普利哥寺(Preah Ko)组成。罗洛寺群是吴哥刚开始建国时的都城,算是至今最久远的建筑了。和强盛期开采石头建造神庙不同,初期建筑很多以红砖建造,上面覆盖灰泥来进行雕刻,因此风化得相当厉害,只有火山石的围墙和地基在岁月的流逝中显得坚固异常。

 

由于整个人处于湿漉漉的状态,这三处寺庙逛得走马观花。罗洛寺墙上的仙女雕刻相当精美,但走近一看会发现墙上密密麻麻爬满了虫子,让我想到中午吃的蚂蚁饭……



 

神牛寺真的有神牛,而且是白牛,42度的。(我脑子里也进水了)




残破到有点可怜的建筑,曾经是火葬场。



 

巴孔寺倒是非常喜欢,因为在这里的寺庙顶层吹干了背心裤衩。



 

真正喜欢这里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它像个吹风机,而是站在这里看到的日落是如此静谧,心无杂念,如在梦中。



(图片来自蓝星能耐梗)

 

晚上照例到blue pumkin买了杯巨型mango shake。



 

又去酒吧街虚度了一晚上。




整个人终于风干了。想想下午的经历,刺激又后怕。不过这正是旅行最好玩的部分吧。



和我一起,看看世界其他角落的人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新媒体编辑 阿史


@原创不易,欢迎分享

@公众号如需转载“滨海潮”原创内容,请后台联系授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