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华人:在红色高棉经历的人间地狱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5-26 14:02:38

提示点击上方"史客儿"免费关注!


原创投稿请至:historymook@sina.com



2011年5月20日,柬埔寨人在“红色高棉”时代用来屠杀人民的钟屋杀人场模拟当年大屠杀的情景,以此纪念遇难同胞。


在3年8个月零20天的执政期间,红色高棉推行的“大撤民、大锅饭、大生产”的政策导致很多人饿死、病死、累死。红色高棉执行的“先群众,后党内”的大肃反、大清洗,使一大批干部被秘密逮捕和处决。华侨阿潘随160万金边人被赶到农村,艰难地度过了这段时期。

吃的记忆

“真苦啊!去的路上,自己找吃的—找不到,饿死渴死活该!到了农村就集中起来,男女分开住,集体劳动,吃大食堂—吃食堂还不如让各人自己找食呢!喝粥水、菜汤、稀糊糊,碗里照不见半点油花的。除了干部,谁都吃不饱。绝对禁止私自开火,寻摸到些能吃的,不小心让人看见,就有可能给告发,打你个半死算轻的,真有为偷嘴被处死的。所以,找食得一个人秘密地找,秘密地吃,像做贼,不,要比做贼更小心、更隐秘才行!”


“在农村,一堆人挤在茅屋里睡。谁给你蚊帐啊,也不允许点蚊烟驱蚊子,说是怕有人趁机放火搞破坏。这样,很多人就得了疟疾。我也染上了。还是当地人教我,剥些苦树、木棉树的树皮熬水喝。不能生火烧水,只能用生水泡。居然慢慢好了,捡回一条命。”


“有一天,我又偷偷到一块收割过的水田里捡漏下的稻子,远远看见那边有个女孩子向我求救,她腿上黑麻麻地爬了一腿的蚂蟥,都吸饱了血,看着确实吓人。蚂蟥不能硬拉的,只能用烟熏或用火烫。我赶紧找了些干树枝点火去烫,蚂蟥一条条掉下来了。女孩子这才缓过气来,感激得,这样,抱了我一下……”




“柬埔寨传统,男女之防很严,赤柬就更严!我俩虽是半大的孩子,这个样子给人看见不打死也要挨斗,我赶紧安慰她一下,推开她……”


“两天后,这村的村长叫我去,细细地问我,我是什么人,从哪来,家里情况等等。我记着阿爸教我的话,只说自己是孤儿,也不知道老家何处。看得出,村长并不相信,分明有点怀疑我是华侨—华侨都隐瞒自己的身世。村长没再问,只分配我当村里的牧童。尽管年纪小,我也明白他是存心给我一条活路。”


“我离开村长屋子的时候,无意中看见那个姑娘站在屋后摘菜,原来,她是村长的女儿。因为我帮她赶蚂蟥,她阿爸就帮回我一把?”

看病

“缺吃少药,不算什么,更凶险的在后头呢!一天,组长通知我—那时集体劳动,都是几个人编成一个劳动小组,几个小组归一个小队—三天后,傍晚收工集中开会,还有谁谁谁。听到这个通知,真是从头冷到脚趾尾。我知道所谓‘开会’不过就是集中秘密处死的意思—我为啥知道?这样的‘会’先前开得多了,所有给通知前去‘开会’的人,从来没有见回头的—人都到哪去了?没人敢问,没人敢提,可人人心知肚明。”


“这是一个死关!我不要去开这种‘会’!我只想逃,逃进森林,就是给毒蛇咬死,给老虎吃了,我也要逃!”


“……可是不行!你逃到哪里去?哪里都是柬共的人,哪个村子的人都是登记了的,一个人没有通行证,落到他们手里也是个死……”


“想啊想啊,半天,我跟组长说,我肚子痛得厉害,又拉又吐,不去医院怕不行了。组长看了我一眼,他会不明白吗!恐怕见我一个孩子,有心放我一条生路—居然真的批准我住院了!”




“入院也未必就能逃出命,还要看医生接不接收。来了个女医生,后头还跟着两个周身黑的赤柬份子。我一眼认出那个医生是华人,原先也在金边的。我险些用中国话和她说话,她举手这么一摆,以示制止—我顿时领会,只用柬语诉说病情。那会儿,身为华侨处境很凶险:一来,柬埔寨的华侨经济地位普遍比当地人高,读书识字的人多—知识分子是赤柬重点消灭对象;在他们眼中,华侨毕竟是外国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那位女医生如果给识破是华侨,估计没什么好下场。”


“柬共清洗不分血统、敌我,主要看你的语言、生活习惯,尤其看你有无文化。凡在红色高棉政权以前受过教育的、有文化的人,思想都受过旧社会污染,都在清洗之列。那个女医生能活下来,可能因为出身好吧,也可能因为他们也免不了伤病,不能把医生都杀光。谁知道?反正,我没说穿女医生的身份,女医生也让我入院了!”


“后来,这种分批参加‘开会’的少了。但有一回,干部传达上面的通知说,谁懂外语的,不论华语、英语、法语、越南语……都报上名来,国家需要翻译。我会说中国话,有父母亲人在越南,不过终究不敢轻易报名—我假装什么都不懂,但还是有人信以为真,报了名,就给带走了,消失了……”

前红色高棉领导人首次为暴政道歉

正在柬埔寨金边接受联合国国际法庭审讯的前红色高棉领导人乔森潘和农谢5月30日首次在庭上,向当年暴政的受害者家属道歉,但仍然企图诿过他人。


乔森潘在表示衷心道歉的同时,他坚称自己只是名义上的领导人,没有实权,从未担当任何决策的角色。


而被视为政权二号人物的农谢也表示,无论这些罪行是有意还是无意、知情还是不知情,他都感到非常后悔。


据统计,红色高棉执政期间,柬埔寨有多达170万人(占当时柬埔寨全国人口的1/4~1/5)因劳役、饥荒、疾病和政治处决而死。


红色高棉执政期间,在柬埔寨的2万越南裔全部死亡,43万华裔有21.5万人死亡,1万老挝裔有4,000人死亡,2万泰裔有8,000人死亡,25万伊斯兰教徒有9万人死亡。【来源:海外网 图片来源网络】



注:本公号所推送的文章非商业行为,如侵犯到原作者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关于史客’栏中的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内删除。所推送的文章并不代表本公号观点,请和谐留言。


友情提示
指纹长按二维码,自动识别关注
微信号:skdyh8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