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阿赞(233)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1-12 16:50:59

第785章:两阿赞

        巴老板保持着一个很奇怪的姿势,单手扬起,双腿一屈一直,很像麦当劳门口那个塑料的小丑大叔,把他塞进去很不容易,四肢比灌了水泥还硬,又不能强塞,最后只好半开着车门,让巴老板的手和脚分别伸出,露在左右车门两侧。 

        开车回巴老板家的途中,我坐在后排座位上,巴老板横在我身上,登康时不时地回头看,生怕有车开得太近,再给巴老板的手脚刮掉。有些汽车经过的时候,司机都向我们投来疑惑的目光,估计是觉得车里装了个蜡像。 

        在巴老板家里,巴夫人问什么情况,登康没说话,只撇着嘴。后来巴夫人去卧室照顾丈夫,登康低声对我说:“这位巴老板体内的阴灵很厉害,只凭我一个人的法力,已经没办法驱除或者禁锢。” 

        我十分惊讶,在我心目中,登康的法力就像孙悟空,没有他搞不定的阴灵,可现在居然都说不行。这巴老板到底拜的是什么佛像?竟有这么邪门的力量! 

        商量了一下之后,我问能不能让其他阿赞共同施法,比如阿赞nangya还在香港,可以和她合作。登康仍然不说话,也不知道是不管用,还是觉得跌份。也是,像登康这种身份的降头师,要和别人联手施法才能给客户驱邪,应该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可巴老板这个问题他都解决不了,又不说有什么办法,光耗着也不是事。 

        当晚,巴夫人把我和登康安排在她家里的另外两间卧室,次日醒来,我看到登康已经坐在客厅中,不知道在想什么。我洗漱之后去看了巴先生,他昏昏沉沉地睡着,仍然没醒。巴夫人坐在床边抹眼泪。 

        我来到客厅坐在餐桌旁,登康对我说:“去给阿赞nangya打个电话,请她来聊聊。” 

        看到登康无奈的表情,我把本来要出的笑声咽了回去。连忙掏出手机给阿赞nangya打电话,和她说了这个事。阿赞nangya表示马上让陈大师送她来。 

        半小时后,陈大师和阿赞nangya来到巴家。巴夫人看到陈大师,这才擦干眼泪,但眼睛还肿着。陈大师看到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巴老板,问了事情经过,对我说:“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也不通知我?” 

        “怕打扰你,这些事由我们来解决就行。”我回答。陈大师对巴夫人说不要担心,田顾问和阿赞nangya还有登康师父都是佛牌方面的专家,法师中的佼佼者,肯定能帮你先生解决问题。 

        登康和阿赞nangya商量了一下,准备晚上午夜时分再次给巴老板施法。两人互相交换了各种法门的信息,最后决定用其中几种古代法门共同施法,以观效果。 

        到了半夜,两位阿赞和我们又来到那座郊野公园中,陈大师非要跟着来,我知道他一半是关心巴老板的事,另一半也是因为有阿赞nangya在场。 

        两人盘腿而坐,让巴老板平躺在草地上。登康将骨珠戴在巴老板脖子中,阿赞nangya把拉胡天神域耶放置在身边,左手按着,右手按在巴老板额头,两人共同低声念诵经咒。原本巴老板一直在昏迷,大概十多分钟后,他慢慢抬起右手,又举起左手,好像要扶住什么东西,嘴里低声说着很多听不懂的话。 

        我和巴夫人互相看看,她显然也在用眼神问我,她丈夫说的是什么。我也听不懂,所以没法回答。正在这时,我看到阿赞nangya状态有些不对劲,在月光下能看到她脸色白,念诵经咒的声音也有些断断续续。而巴老板慢慢坐起身体,自言自语地说:“我的女人,谁也不要抢!都是我的……” 

        巴老板平时说话并不是这样,而现在却操着一种怪异的腔调。登康停止念诵,从巴老板脖颈中把骨珠摘下来,一道道缠在巴老板手臂上,那边阿赞nangya拧开拉胡天神的上盖,掏出细针刺破手指肚,把十几滴血滴在域耶内的顶骨上。 

        这时,看到巴老板好像很痛苦地抓着胸口,身体扭来扭去,嘴里说着“别让我走”、“这些女人都是我的”、“要你们全都死”的胡话。能明显看到他的西裤裆部被顶起,巴夫人又尴尬又着急,想上去扶着丈夫,被我拉住胳膊。 

        几分钟后,巴老板突然出惨叫,身体像通了电似的乱颤,小腹挺起呈弓形。持续了半分钟,又忽然放下,再也不动了。 

        巴夫人忍不住跑过去抱着丈夫,怎么晃也没反应,她哭着问:“我先生怎么了呀?” 

        登康坐着喘了半天气,对我摆摆手,示意施法已经结束。阿赞nangya想支撑着站起来,可腿有些软。我过去扶着她起身,登康对巴夫人说:“别晃了,你老公听不到!” 

        “为什么?他死了吗?”巴夫人问。登康摇摇头,说快回家去吧。巴夫人愣了,我对她说施法已经结束,你先生现在最需要休息和安静。巴夫人惊讶地问他没死吗,我笑着说你很希望你丈夫死掉?她连忙说不是。 

        共同将巴老板抬进汽车,我和登康一左一右夹着他坐在后排,巴夫人把开车回家中。先将丈夫安顿在床上休息,再把我们三人送回酒店。阿赞nangya耗费了不少法力,让我很心疼,因为她这七天法会当中已经施了很多法,还没怎么恢复,今晚给巴老板的驱邪术更是让她力不从心。 

        登康对我说:“好在我和阿赞nangya的法门有部分契合,不然的话,这位巴老板还真不好说。”我问到底是撞了什么邪,登康摇摇头,说从来没见过这么强的邪气,那已经不是阴气,而是一种妖邪之气。之前他也接触过像树精、地仙之类的阴灵,再加上人胎路过和小鬼仔这些,也都没法跟巴老板体内沾染的邪气相比。 

        我听得浑身毛,心想那还真叫遇到大鬼了。给方刚打去电话说了情况,他说:“这几天我托人去那空沙旺以北打听那个叫阿赞尤的黑衣师父,消息不多,只知道是柬埔寨人,居住在柬埔寨东北部,靠近老挝和越南交界的地方。专修高棉降头术,后期还掌握了不少杂七杂八的各种法门,还能掺和到一起使用。后来因为南洋邪术的流行,就来到泰国,主要是给人落降,几乎无人能解,要是客户找到他自己来解,收费极高,最少比落降的费用高出几倍。” 

        “还是个厉害角色……心也挺黑的,可他和那个所谓的坤昌寺有什么关系?”我问。 

        方刚回答:“不清楚,那个坤昌寺不好混进去,总不能让我自己装成有钱人,去找那个熊导游拜神吧?”我说那倒不用,反正现在巴老板的事已经解决,熊导游和阿赞尤到底是怎么串通的,和我们没关系。但我得告诉那些老客户,以后去泰国旅游,千万不要找这个叫熊富仁的私人导游,更不能去那空沙旺以北树林中的坤昌寺。 

        在香港呆了几天,巴老板渐渐恢复神智。看到老公终于变成正常人,巴夫人的心放宽了很多,一再对我和登康还有阿赞nangya表示感谢。付了余款之后,我交给登康三万,给阿赞nangya两万,我也能从三万港币的利润中提得一万块,皆大欢喜。

第786章:会会阿赞尤

        阿赞nangya也要回泰国去了,这天晚上陈大师请我们几人吃饭,他显然心情很好,而我却看到小凡眉宇之间似乎不那么高兴,心想会不会是因为陈大师对阿赞nangya太热情的缘故。ap陈大师笑着说:“能认识各位真开心,以后你们还要多来香港玩。” 

        我和登康连连点头,这时手机响起,一看屏幕是巴夫人打来,她在电话里急切地说:“田、田顾问,你快来,我先生快不行了!” 

        “怎么回事?”一听到“快不行了”几个字,我筷子差点儿没掉。巴夫人说刚才正喂巴老板喝莲子粥,突然他瞪着自己,大叫声“我要你离开他”,把自己按倒就要脱衣服。虽然巴老板大病刚好,身体虚,手脚也没什么力气,但巴夫人怕丈夫出事,也没敢反抗,让巴老板几乎是给强奸了。 

        事后巴老板躺在床上,呼呼地大口喘气,眼睛比兔子还红,脸色红中透青。有上气而无下气,巴夫人连忙给我打电话。 

        挂断电话,我立刻告诉大家情况,登康脸色有变,陈大师连忙提出让小凡开车送我们去巴家。一行四人再次来到巴家,看到巴老板躺在床上,双眼紧闭,旁边的床单上都是呕吐物,巴夫人正在收拾。 

        她哭着问我们:“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都已经解决了吗?可我先生……”我摘下五毒油项链放在巴老板身上,颜色虽然不是黑色,但也呈深灰,显然邪气的影响还在。看到这情况,登康一言不,走到床前翻开巴老板眼皮,我们惊讶地看到,他的眼珠已经浑浊,完全看不到瞳孔在什么地方。 

        这似乎是只有将死者才有的症状,巴夫人又大哭起来,登康从怀里掏出几个小玻璃瓶,挑出一个打开软木塞,把里面的液体滴在巴老板眼睛里,从巴老板眼中慢慢流出澄黄色液体。 

        阿赞nangya说:“那股阴气还在。” 

        登康说:“看来当初坤昌寺中的那尊坤昌将军神像,应该是被用巫咒加持进去过很强的邪灵,所用的法门和我们现在掌握的全都不一样,所以只有那个什么阿赞尤才能解得开。” 

        “说不定就是阿赞尤用什么独特法门给那尊神像加持的邪灵呢,这个王八蛋!”我愤愤地说。登康和阿赞nangya都点点头。 

        巴夫人说:“我可不希望先生出事啊,大不了找那个阿赞尤,只要能把我先生治好就行。”她跑出去给熊导游打电话,我看了看登康,希望他能给我些暗示,可登康什么也没说,我顿时气馁,这说明他也无计可施,所以我也没阻拦。巴夫人联系了熊富仁,对方表示可以在一周内来泰国那空沙旺找他,然后去见阿赞尤。 

        因为施法失败,所以巴夫人后来交的那五万港币余款还得退回。虽然巴夫人没提要钱的事,但陈大师毕竟是有头有脸的人,以他的佛牌店接的生意,不能不讲诚信。我只好让登康和阿赞nangya各退回一万港币,再另加上佛牌店之前入账的三万,退了五万给巴夫人。 

        这桩生意算下来,登康和阿赞nangya都有些进账,而我颗粒无收。但最生气的却是登康,他可能近几年都没碰过这么大的钉子,从表情也能看出极其不爽。在酒店里,阿赞nangya取出一万港币交给我,我连忙推辞,她只静静地看着我,并不拿回去。我知道要是坚持不收,她会更生气,估计是她觉得这次法会已经有了钱赚,所以让贴补我一些,让我很过意不去。 

        为了探听虚实,我打算一块陪着巴老板夫妇回泰国,到那空沙旺去找这位阿赞尤。登康也要去,但我不同意,身为降头师,他长年修习阴法,在阿赞尤这种神秘的黑衣师父面前,搞不好会被察觉出来,那就糟了。可登康想出一个办法,说可以谎称怀疑自己中了降头,让阿赞尤帮着看看,这样他就不会怀疑自己身上散出来的阴法之气。 

        “随你吧,要是被认出来而搞砸,你后果自负。”我说。 

        登康搓着手,说:“妈的,我要会会这个阿赞尤师父,看他是不是有三只手!” 

        巴夫人六神无主,听说我们俩可以作陪,当然同意,还主动帮我俩一起订机票。就这样,我们五个人从香港飞回曼谷,先去大城把阿赞nangya送回大城,我们再一路来到那空沙旺。 

        那位熊富仁导游已经在BRT车站附近等候,开着一辆路虎揽胜,这种车说实话在泰国很少见。当然泰国的贫富差距很大,有钱人那也是相当阔气,只是我没怎么去过。但在泰国几大城市的路面很难看到这类高档车。 

        我暗想,这熊富仁能把导游做到这份上,也算是到头了。熊富仁大概四十出头,一米七五的身高,像摇滚歌星似的长扎在脑后,身材强壮而匀称,长得也比较讨好,说话很得体。要不是因为之前对他有所了解,我肯定会觉得这人眼缘很好,估计女人缘更不错。 

        熊导游笑着和巴老板夫妇握手,又问我和登康是谁。巴夫人按照我们之前嘱咐的告诉熊导游,我是巴夫人在内地的表亲,正好来香港旅游,顺便去看她,而这位登康先生则是巴老板在马来西亚的生意伙伴,因为怀疑被人下了降头,所以在巴先生介绍下,也想来泰国找阿赞师父给看看,就结伴而来了。 

        登康假装气色不好,还时不时地咳嗽几声。“这么巧,那可得赶快想办法,现在一起去找阿赞尤师父吧。先去银行取出一百万泰铢,等施法成功后再交钱。”熊导游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 

        巴夫人取完钱后,我们坐在熊导游的路虎车里,登康垂着头,也不说话,但我能看到他的嘴在以极低的声音念诵着什么。从那空沙旺往北行驶大概半个多小时,又过了条河,来到某小镇。阿赞尤在镇上的一条街中居住,还有位女助手,看上去应该是典型的东南亚姑娘,又瘦又黑,身材矮小,眼睛倒是大而有神。 

        在女助手的带领下,我们走进屋,看到屋里设着地坛,摆了不少阴牌、阴骨和半人多高的法相。一名强壮的中年男人盘腿宿舍在地坛之前,面前放着托盘,里面摆了两颗灰黑色的头骨。 

        经熊导游介绍,这人就是阿赞尤了。我们连忙过去合十施礼,阿赞尤也不说话,只用眼睛在我们几个人身上扫来扫去,最后把目光落在登康身上。登康扶着我的胳膊,佝偻着腰,不时低声咳嗽。 

        阿赞尤指着登康说:“这个人是谁?” 

        熊导游连忙告诉他说此人是巴老板的生意伙伴,马来西亚人,怀疑中了降头,身体不舒服,就想借着给巴老板治病的机会让您看看。阿赞尤眼睛来回转,招手让登康过去。我的心怦怦直跳,心想这些人可都不是善类,万一看出登康是降头师可怎么办。但我又想,阿赞师父又不是西游记里的妖怪,能立刻闻到生人味道,登康已经找了借口,就算阿赞尤怀疑,也不会想到我们是来打探虚实的。 

        登康慢慢把袖子挽起来,胳膊上全是青黑色的筋脉。这招我以前见识过,当初登康为了引我上当,就用某种巫法配合降头水,让自己的表皮变成这样,看起来很恐怖。怪不得刚才在车上,他也不说话,还悄悄念诵经咒,应该就是提前服下了那种降头水。

第787章:独门阴法

        在旁边的熊导游、巴夫人和女助理眼中都露出恐惧的神色,估计都没见过。果然,阿赞尤看了半天,对身边的女助手用泰语说了几句话,大意是让她问登康怎么搞的。 

        女助手翻译过去,问登康问题,登康摇着头,以中文回答说听不懂。熊导游负责当翻译,在两人之间传话,问了很多我之前经常问的那种问题。最后他告诉登康,阿赞尤师父能感应出你身上有很重的阴气,必须马上驱邪,法事收费五十万泰铢,不然你活不出一个月。 

        听了熊导游的翻译,登康面露脸色,说要考虑考虑。阿赞尤和熊导游也没多问,毕竟巴老板才是重点。 

        和大多数阿赞一样,阿赞尤把施法也安排在半夜,施法过程中,女助手、我、登康、巴夫人和熊导游在旁边围观。我想掏出手机拍照,却被熊导游制止,只好作罢。在阿赞尤念诵经咒的时候,登康坐在旁边,闭着眼睛垂着头。 

        熊导游低声和女助手说着什么,同时用眼角一直在瞟向登康,看来是在研究和他有关的话题。我这心始终悬着,生怕被人看穿。阿赞尤和这位熊向导都不是省油的灯,最糟糕的不是揭穿我们,而是已经被人看出猫腻却不说破,那样才被动。 

        施法过程没什么特殊的,当然有我也瞧不出来。巴老板平躺在地上,不停地说着胡话。当进行到二十几分钟的时候,巴老板突然弹起来,竟扑向坐在旁边的女助手。熊导游和我连忙过去阻拦,阿赞尤摆手示意我们不要管,女助手害怕地大叫,就在我俩犹豫时,巴老板紧紧搂着女助手,嘴里嗬嗬而吼,不一会儿就昏过去了。 

        那女助手浑身都在抖,半天没敢动地方,直到阿赞尤举手示意,我和熊导游才过去把巴老板拉开,抬进屋里的床上。 

        第二天,巴老板中午才醒,气色看上去比之前明显好多了,巴夫人非常高兴,对阿赞尤千恩万谢。人真是奇怪的动物,就算巴夫人明明知道这个阿赞尤和熊导游很有可能是串通一气的,但看到病重的丈夫转好,却仍然愿意自内心地感谢。这就像被小偷给偷了手机,打电话给小偷说你把电话卡还给我,不但不追究责任,还给你钱。等小偷真还了手机卡,失主还会觉得这个小偷值得感谢。 

        阿赞尤告诉我们,巴老板身上有很强的邪气,目前在东南亚只有他能驱除,算你们运气好。如果赶上自己在深山中修法,谁也找不到,巴老板必死无疑。巴夫人眼泪连连,就差要给阿赞尤磕头了。 

        我心里这个气,心想人真是什么心理就有,还有这么心甘情愿去感谢恶人的。 

        熊导游开车把我们带回那空沙旺,又给了我和登康每人一张名片,说以后我们或朋友想来泰国旅游,还是请佛牌、驱邪做法事,都可以找他。 

        在乘车回曼谷的路上,巴老板在巴夫人怀里昏昏沉沉地睡着,登康低声告诉我,昨天晚上在阿赞尤施法的时候,他觉得此人念诵的经咒很有些熟悉,但却记不起来。 

        “是你以前接触过的经咒吗?还是学过的?”我问。 

        登康想了半天:“肯定没学过,不然我会记得很清楚,应该是以前听到过的吧,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估计是时间太久……” 

        在大巴车上坐着,我忽然想起熊导游给我的那张名片,因为上面的香味很特别,非常好闻,于是我又从名片夹中取出那张金底烫黑的名片嗅起来。一面闻着,我脑海里自然地就浮现出熊导游的身影,心想这人也真够厉害,虽然心黑手辣,但起码有手腕,以后兴许还能跟他来个合作。 

        登康看着我的动作,问什么意思,我说觉得这种香味非常好,以前从来没闻过。 

        他也从怀里取出那张名片,凑近鼻子嗅了嗅,若有所思地想着什么。看到我还在贪婪地闻着,忽然他一把抢过来,掷进我的皮包里。 

        我不太高兴:“你不喜欢闻,还不让别人喜欢?” 

        登康很严肃地说:“这是人缘水的味道!”我连忙问什么叫人缘水,他说,是用尸油混着花粉和一些天然香料而制成的香水。有些经常用到交际的人会在自己身上喷这种水,能起到增强人缘的魅惑作用。 

        怪不得,我把名片远远捏在手里,心想这帮人真是武装到牙齿,为赚钱什么招都想过了,我以后要不要也这样搞一把? 

        和巴老板夫妇在曼谷分开,她仍然很客气,但看着登康和我的表情却明显有几分异样,应该是觉得开始我把登康吹上了天,可收钱后却没治好巴老板的怪病。 

        到了阿赞巴登的住所,登康和我都没什么心情说话。尤其登康坐在椅子上一个劲抽烟。阿赞巴登看着登康穿的一身深红色衣裤,又看看自己。 

        虽然这桩生意我没赚到钱,但之前因为阿赞nangya去香港开法会的利润颇多,我也有不少分成,所以还不算太郁闷。而登康就不同了,他和阿赞nangya每人只拿到一万港币,阿赞nangya还好,路费有陈大师全程安排,可登康的这一万块钱,去掉来回路费也不剩什么了。最令他不爽的是,驱邪法事失败,对他来说是很丢脸的事。按登康的说法,这几年接到的生意,除了给人下降头之外,无论解降还是驱邪法事,几乎没失手过。 

        “帮我打听出那个阿赞尤的底细,不然我都没脸再自称是降头师。”登康把烟蒂掐灭在烟灰缸里。我笑着说和我有什么关系,丢脸的是你,又不是我。 

        登康很生气:“那我再也不帮你接生意,看你怎么赚钱!”我说冤冤相报何时了,登康说谁让你小子不帮忙。 

        我问:“我怎么帮?之前我已经问过方刚,他托人打听了那座坤昌寺,但很难混进去。只知道阿赞尤之前是在在柬埔寨东北部学的巫术,别的不清楚。”登康让我多方打听打听,要不然他真睡不着觉。

        “打听消息都得用钱啊。”我笑着说。 

        登康说:“大不了再有生意给你打九折,几千块钱人民币,还不够你打听情报的。”我说凑合吧,要是不够,你就给我打八折或七折。 

        回到罗勇,我呆了半个来月,每天除去吃喝玩乐,就是接客户的电话或QQ咨询。再过几天是老爸生日,我特意和表哥嫂一起回到沈阳,给老爸庆祝。我家三口加上姐姐夫妇和表哥嫂,总共七个人,喝酒行令,玩得很热闹。 

        饭后,我晕晕乎乎地坐在沙上,用手机QQ和老同学闲聊天,说起他家人得了肺结核,正在吃某种抗结核的处方药,这药很便宜,但医院说没货了,让他自己去买。结果跑了几家药房都卖得很贵,就问我是否认识医院的熟人。 

        这两年多,我的客户中各行各业的都有,就从皮包里拿出名片夹。这里至少有上百张名片,我先把最近半个多月收到的名片塞进去,再翻跟医院有关的客户名片。不一会儿就找到了,这是河北省医院的办公室主任,平时经常看到有患者家属打骂伤人,吓得害怕,于是在去年从我手里请了一块保平安的佛牌。 

        给他去短信,提到那种药的名字,很快把事办成。在中国就是有熟人好办事,没关系可能要跑断腿,而有关系也就是一个电话的事。因为今晚高兴多喝了几瓶啤酒,我觉得头晕脑胀,就回卧室躺着,这一觉睡到次日早晨才醒。

敬请 每天关注 阅读最新章节...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