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梦一带一路丨被公派到柬埔寨教学,是一种什么体验?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1-10 16:28:24

华人世界
  欢迎点击上方“CCTV华人世界”关注我们!







  这是在金边上的一节中文课,课上有几位学生有点“特殊”,他们会被单独分在一组......像这样吗??




  对于几位特殊的同学,讨论时不能把他们和别人分到一组,老师在上课时的用语也要多加注意。


这里一定有缘故


  这堂中文课的上课地点在柬埔寨皇家科学院孔子学院亚欧大学中文系金边市中心教学点。


  几位坐在教室一侧的同学是柬埔寨当地的僧人,年纪最小的刚刚十五岁,分组讨论环节时,他们还被特意分到了一组。



孙海瑞

  “在柬埔寨,佛教是南传佛教,属于小乘,小乘佛教有很多禁忌,比如过午不食、不能和女性接触,交流语言也要慎重......


  我们尊重他们的习俗,所以在上课的时候,我们一般情况下会把他们独立安排成组,跟他们进行单独的沟通。


  孙海瑞,是亚欧大学中文系的主任。他说,在柬埔寨,僧人学习中文的现象很普遍。很多曾在佛堂学过中文的僧人,如果想要再进行深造,或者想去中国学习佛法,都会来他们这里上中文课。每年,他们也会帮助一些僧人去中国的佛学院进行学习。


孙海瑞

  “他们学习了很多佛经,也会读很多佛经,他们在学习上会更有悟性一点,因为他们四大皆空,什么都放下,所以他们在学习的时候会更认真更刻苦。


超乎你想象的中文需求


  孙海瑞被公派到柬埔寨执教已有三年。由于“一带一路”的推动,柬埔寨的中资企业越来越多,对中文人才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


  出于职业规划的考虑,很多学生都会选择中文专业并努力让自己的中文达到翻译水平。


孙海瑞

  “在柬埔寨普通的月工资标准大概是两百到三百五美元左右。如果做翻译的话,他们的工资标准大概会到七百到一千美金左右;如果你的汉语更好的话,有可能还要超出一千美金。


  孙海瑞所在的亚欧大学中文系目前有十多位中文老师,来自中国各个省市,他们为学生提供可授予本科学位的汉语课程,学制四年。



  除了国家汉办教学大纲要求的如“汉语精读、汉语口语”等一些列课程外,孙老师还会额外给学生们上几节特色的“配音课”,就是选取柬文的影视作品片段,让同学们翻译成中文,并用配音的方式表演出来。



学生眼里的“孙大圣”


  平日里,这里的师生关系也很融洽,即使是课余时间,学生们也常“黏着”老师,请教各种各样的问题。


  私下里,他们还给孙老师起了一个外号,叫“孙大圣”。


学生

  学生陈锐杰说:“孙悟空有72变,它主要是帮人们造福,降妖除魔,我们孙老师也是,每次一直帮忙,一直都帮我们。


  我还记得有一次,我对课文不怎么了解,我突然就在大概是晚上11点多给他发微信,他还特意回信,我感觉孙老师真的很伟大。”


  陈锐杰的中文非常溜,他的学习目标是毕业后去北京大学念书。


  2016年的时候,陈锐杰还参加了汉语桥比赛,他当时在才艺展示时选择的太极拳和笛子恰巧就是孙老师最擅长的。


  为此,孙老师对陈锐杰进行了长达四个多月的辅导,却没有收过一分钱。



孙海瑞

  “刚开始他学得还是有一点点笨,但这个学生很刻苦,每天他都来学,每天都来学,我们就在隔壁的空教室,我就在隔壁空教室指导他。


即便危险,也从没后悔过......



  孙海瑞介绍说,金边虽然是柬埔寨的首都,可治安状况并不容乐观。所以初到这里,老师们不仅要适应“学校-宿舍”两点一线的枯燥生活,还要面对很多意外和危险。


  有一次,他的一位同事就在从宿舍去学校的路上,遭遇了“飞车党”。


孙海瑞

  “突然发现前边有两个人骑摩托车冲她走过来,她有可能当时也感觉到了这种杀气吧,两个人走到她路过的时候,顺便就把她背在身上的单肩包给抢走了......


  当时人比较紧张,后来人走远了,她才想起来喊救命抓贼。


  尽管偶尔会有危险的情况发生,但看着学生们求知欲强烈的眼神,孙海瑞从没后悔过。


  公派教师在柬埔寨的任期最多不超过四年,孙海瑞的公派任期还有不到一年,他希望自己能在这段宝贵的时间里,帮助更多学生。



孙海瑞

  “我回到中国,我会很怀念柬埔寨这个地方,怀念这里的朋友,如果再有机会的话,我希望我还能够再来柬埔寨这个地方,和朋友们学生们再次相聚。





扫描指纹▶▶▶关注“华人世界”
访问“官方网站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