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吧远洋》第二季09集丨红色柬埔寨:不能忘却的记忆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4-07 06:59:50

我们,出发吧!


 《出发吧远洋》 第二季 

东南亚四国环线

正片 第9


东南亚四国环线 | 正片(时长19分07秒)




⇩⇩⇩

往期回顾


第8集 入境柬埔寨


(直接点击链接进行观看)



上集中,我和吉姆尼入境柬埔寨的第一天,就经历了连续陷车的状况,于是在修整片刻后决定,回到正常道路上进行休闲游,我们的下个目的地是,暹粒。

快要到达暹粒城区时刚好是下午14点左右,我看时间还早,就顺路到了距离暹粒只有60公里的自然景区崩密列。来这里是因为流传的一句话:崩密列,宫崎骏心中的天空之城。


来到后发现,这些淹没在原始丛林中的寺庙遗址,确实如电影里那样宁静美好。或许是因为旱季即将来到,所以空气稍显闷热,午后柔和的阳光洒在这些覆满鲜嫩绿意的苔藓的残壁和倒塌石堆上,此刻情景庄严凝重又充满神圣。


被称作是“荷花池”的崩密列,整片遗址被丛林密密围裹,原先的护城河、寺庙、宝塔、走廊,现在只剩下随处可见断裂的柱石与坍塌的墙垣。那些盘结的树根细密地锁缚着诸多建筑,所有地方已经看不出原本建筑的形态,就连柬埔寨官方也已经不为它进行专门修缮,但它仍安静地在这个茂密丛林中存在。

到达暹粒

从崩密列出来到达暹粒城区刚好是傍晚,很明显遇到了下班高峰,同样作为是摩托大国,柬埔寨暹粒城区道路上自然是摩托车汽车同行。因为也没有交警指挥,只要是遇到没有红绿灯的环岛就更是堵得不行,这点还是我们国内做的完善。


吉姆尼从柏威夏寺那条遍布泥坑的土路出来后,也一直没有找地方洗车,后视镜上甩的泥都晒干了,简直是有辱苏D大常州的形象。最后,直到太阳落山才磨蹭到了城区的中心,抓紧办理酒店入住后就微信联系上了大智,我们晚上碰头。

大智是湖北武汉人,在柬埔寨专业做订制自驾游,我俩的相识来自微信上咨询中国车进柬埔寨手续上的事情。大智人很热心,在来柬埔寨之前就嘱咐我到了暹粒一定要通知他,一起碰头好好聊聊。


晚上和大智还有他媳妇小飞碰面后,坐上他的柬埔寨牌照宝马X5出发去吃火锅。边吃边聊,已经在柬埔寨常住的大智和小飞给我分享很多柬埔寨见闻,当汉语老师的小飞说起了本地孩子上学的不同境遇和当地贫富差距问题。


比如贫困家庭只能把孩子送去那种上半天课的学校,剩下半天则是回来干农活;而有钱家庭孩子不仅可以上全天课的学校,家里都会花钱送孩子上补习班学习英文中文等等,贫富差距对孩子教育程度的影响确实很大。

吴哥窟的猴子

暹粒拥有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吴哥窟。尽管我特别怕人多,但来到这里总归是要去看一看的。


吴哥古迹的门票分三种:单日票(37美元)、三日票(62美元,有效期10天)、七日票(72美元,有效期1个月)。售票处“吴哥景点门票中心”早上5点(北京时间6点)开始售票,因为距离景区较远有4km,所以如果要欣赏古迹内部的日出,就提前一天下午去买次日票,这样在第二天5点前可以直接进入景区。


我是8点买了门票,很显然要跟随人流走进伟大的吴哥窟了。其实按照剧情本应是天不亮就进来体验古迹静怡时光的,但现实是旅游团在8点后已经抢先占领这里。人太多于是干脆找个清静的阴凉地方休息,一路就走到吴哥窟一角的丛林小径,意外发现这里是猴子领地。不过这里猴子挺和谐的,不会像国内一些山上那么调皮甚至抢东西。


实在不想跟着众多游客在吵杂声中欣赏吴哥窟,怕它的那份神秘和传奇就此磨灭。于是就在心里继续怀着期待和憧憬离开,返回暹粒的城区。

街头古董车

美国克莱斯勒1976年第九代New Yorker,搭载一台7.2L的V8发动机,最大输出功率390匹,最大输出扭矩664牛米。整台车长达到5911mm非常浮夸帅气,关键是都30多年了,这台车性能数据还这么强大,堪比现在高科技跑车。整车保养的还和新车一样,看来主人对它很用心。


与这台车有着近乎相似外观的,就是现在被陈列在上海嘉定汽车博物馆里的那台凯迪拉克古董车。同样也属于美国60年代那种非常流行的奢侈风,车身宽大再加上这么夸张的尾翼,停在那里就是美丽的风景。这台克莱斯勒还是有牌照的,证明可以正常上路行驶。

一家牛筋面店

燥热的暹粒中午,适合去这家传统工艺学校欣赏手作艺术品,顺便吹吹空调。这里是一家提供给贫困青少年学习高棉传统手工技艺的学校,等他们学成就开始在作坊里制作,算是提供再就业的机会。出自他们手中的有不少好看的漆器、石雕和木雕,还有精美的丝绸制品和宝石饰品,当然也都是纯手工制作。


这家好吃的牛筋面店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巷子。与老板交流说这是我来柬埔寨吃过最好吃的牛筋和面,连汤料都很好喝,老板一听开心了,问我facebook要加个好友,我告诉他在中国用微信。这家面店没门牌具体位置不好记,可以搜暹粒S酒店就在它对面。


在拜别这家位于传统工艺学校附近的面店后,大智微信发来消息,约下午15点一起去洞里萨湖水上渔村看落日。暹粒城区并不大但挺美,一条河流淌着穿过城区中央,沿岸建筑景观有点欧洲风格。

水上渔村

水上渔村就在洞里萨湖,从暹粒城里开车半小时就到。作为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泊,洞里萨湖确实挺美。但水上渔村就让人感到沉重,由以前越南逃避战乱的人们组成,大致1000户。柬埔寨国不接纳他们,也不准许他们踏上本国土地,于是这批人只能以船上生活方式在洞里萨湖这片水域生活。


这里有学校、教堂、商店、餐馆,只是交通方式都是划船。大多数村民以捕鱼为业,然后会在码头与柬埔寨人进行交易。洞里萨湖雨季时候水线会上涨6-7米,直接盖过所有树冠,所以我们看见水面上的那些红树林其实都是树冠,树根树茎和树枝部分已经被埋没在水面之下。


等旱季到来时,水位线又开始下落,陆地就浮现出来。到时候除了现在这条航道,其它露出陆地的区域就被种上水稻,同时这个时候,整个渔村也会向更远的深水区迁移。据统计,儿童六岁前每六个要死去一个,就连死者也无法上岸入土,只能挂在红树林里让湖里的鱼吃尽。

我在这里拍下这张照片,然后用微信公众号发了个推送,就是讲水上渔村的事。当时后台有朋友留言说要是小孩一出生就晕船怎么办?我当时还想了挺久,不过按理来说,有这种世世代代遗传的船上生活天赋在,不会出现会晕船的特例吧。

柬埔寨年轻人

因为晚上要连夜赶到马德望去,所以分别前我执意要请大智、小飞还有大树吃晚饭。在他们带领下来到Big Box restaurant吃柬餐,餐厅不错挺正宗。大树给我说了关于柬埔寨年轻人的思想和生活方式,挺有个性,至少柬埔寨这边的年轻人比我们中国的更开心。


据大树说,本国年轻人结婚不用先奋斗出房子车子,只要男方嫁到女方家,他们会共同承担,这比起我国可是轻松不少。而柬埔寨年轻人上班更是随性,比如发工资了就直接请假出去玩,直到生活费花完再继续回来上班,根本不考虑存款的事,买个最贵的手机却充不起话费是很正常的现象。


又闲聊起大智的定制化自驾游路线和我的柬埔寨西部穿越路线,发现在我行程里要去的戈公竟然会穿越一片原始森林。最关键的,这片原始森林雨季期间都是泥泞差路,只会有进无出。再详细了解细节之后我倒吸一口气,想不到雨季的柬埔寨原始森林路段这么危险,皮卡都轻易被陷就更不用说还是公路胎的吉姆尼了。继续聊着也享用美味的柬餐,天渐渐黑了。


在这里真的要好好表扬柬埔寨这边的停车场保安们,只要你从餐厅停车位开车出来,他们都会贴心给你指挥倒车。当然最好还是给小费了,毕竟柬埔寨这里还是有小费这一说法的。在和大伙道别后,我开着吉姆尼前往160km外的马德望。

消失的竹火车

在马德望有个特别有趣的体验,竹火车,之前大智还特意和我说来了就一定要体验一下,于是趁着暖洋洋的太阳开车前往那里。结果,曾经连华尔街日报上都刊出的柬埔寨独一无二交通工具竹火车,就在2017年6月已经彻底消失。


竹火车的铁轨因为修路都已经被扒下来堆在土路两边,制作火车的竹板车体、柴油发动机、轴承等配件也都被拆开丢弃在当地村民家中。


不过至少从好的一面来看,随着柬埔寨各地区修路与投资建设,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经济复苏开始到2017年,与竹火车一并消失的还有经济落后国家这个称呼。经过数十年发展,旅游业和农业的兴起,柬埔寨已经逐渐转变地欣欣向荣起来。

沙帕山的阳光

作为柬埔寨第二大城市,马德望其实和我想象中并不一样。可能它实在太过平淡,又没有旅游业加持,让这里比起暹粒明显冷清很多。但我来马德望有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去沙帕山。


穿过空荡荡街道后很快来到这里,继续开车沿着沙帕山的山路一路登顶,来到一座被猴子占领的寺庙,里面供奉着金佛。山顶几户当地人家的孩子都已经辍学,会在这里充当游客的保镖以免受这些猴子的打扰,所以如果你愿意,可以给孩子们一些生活用品作为奖励,但最好不要直接给钱。


早起的好处就是可以站在沙帕山顶最高处,远眺整个马德望城区,一并享受日出时温润阳光的洗礼。其实在进行接下来的行程前也确实应该先享受一会阳光的,因为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是世界三大屠杀惨案发生地之一的:KillingCave杀人窟。

红色高棉

1975年4月17日到1979年1月7日,三年零八个月二十天,柬埔寨红色高棉大屠杀酷刑遇难地就是这里。红色高棉【注释1】原本是一个抵抗外敌侵略的柬埔寨当地组织,在以农村包围城市战略取得最终抗战胜利后一举成为柬埔寨当时最高执政组织,随后由于受到某些思想影响,在战事刚停息就在全国实行所谓“共产主义”。


于是,接下去就是持续了整整四年的撤空城市、发展农村、土地集体化、清除“反geming份子”、“阶级敌人”改造、废除货币、禁止zongjiao、集体食堂制等政策。在这期间,近100万柬当地人口就此“非正常”消失【注释2】


(注释1:红色高棉亦称为赤柬,红色高棉是柬埔寨左派势力。1950年成立时为印度支那gongchandang的分支,1966年改名为柬埔寨民主党,1975年至1979年间成为柬埔寨的执政党,建立民主柬埔寨政权。在其三年零八个月的管治期间,柬埔寨估计有40万至300万人死于饥荒、劳役、疾病或迫害等非正常原因,被称为20世纪最大的人为灾难之一。)


(注释2:据柬埔寨历史资料收集中心报告,在美国、澳大利亚、荷兰三国的协助下,在全柬共计170个县中的81个县进行勘察,发现9138个坑葬点,发掘出近150万个骷髅。)


从坑葬点出来,仿佛还能感受到40年前的阴风阵阵,可能也只有在这尊金佛的佛光普照下,受苦的冤魂才能静静躺在坑底安息吧。


而马德望沙帕山这里的也只是柬埔寨全境大屠杀酷刑遇难地之一,想要了解自1975年4月17日到1979年1月7日这三年零八个月二十天所发生一切,去柬埔寨首都金边的S21监狱可以找回那段历史。

首都金边

距离马德望300公里就是柬埔寨首都金边,同样,金边也是很名副其实的首堵。这里的堵车在于汽车摩托车行人统一都在一个车道,开车需要当心。尽管堵在车流中,但我明白自己来到金边的唯一目的S21监狱。


没有人能想到这所宁静的高中,曾经作为S-21集中营关押总计1万5千名柬埔寨知识分子。1979年1月,当再次攻进金边的越南军队发现这座集中营时,里面仅剩7个活着的大人和几个孩子。自1975年被红色高棉组织改造成监狱和集体处决中心以来,处决的是“被称之为犯人”的犯人。所有人只要进入这里如同进入屠杀场,因为等待的结局只有两条路,一条是招供承认是美国或俄国间谍,随后被处死;另一条是不招供被虐待致死,没有第三条道路。被解放后,1980年,这所监狱命名为“吐斯廉屠杀博物馆”对公众开放,向世人展示那段真实的历史。


当夕阳慢慢开始落下,金边开始展现出它真正的字面意义,无论是汽车摩托或是行人楼房,全部被夕阳镀成了金色。但是随后当夕阳落下,整个城又回归到嘈杂中,灰蒙蒙的尘土,这时的金边变得让人不是那么喜爱,就此离去吧。

柬埔寨夜路

在这里刚好给大家简单聊几句在柬埔寨开夜路的情况,我自身由于经常一出门就是长途又要赶时间,所以开夜车赶路挺多,在我们国内不用说了,全程高速还有服务区很方便且安全。


柬埔寨的夜路就不一样,特别是金边往西哈努克也就是西港方向,一路的双向两车道黑漆漆国道,车流量还挺多,遇到大车开的慢想超车比较难还危险。所以,为了安全还请尽量避免在柬埔寨开夜路(待续)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