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柬埔寨女性的新生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7-23 08:03:12


今天,是国际三八妇女节。是属于全世界女性的节日。
今天,小编想要分享一篇在2013年读到一篇文章,关于柬埔寨女性的新生。

在小编来柬埔寨之前,曾在百度上搜索有关柬埔寨的信息。
所推荐的关键词条里,充斥着柬埔寨女人多少钱一晚、购买柬埔寨新娘等一系列污秽不堪的词汇。

而进入有关柬埔寨的贴吧,更是泛滥着:妓女、童妓、雏妓等等令人发指的询问发帖和回答。
是的,这是中国的主流媒体、主流论坛给小编的柬埔寨第一印象!
小编想,今天或许是一个契机,让那些饱受摧残的柬埔寨女性站出来对全世界高呼:
“我们是人,不是动物!”

 
文/宇捷

 柬埔寨“还没有充分满足消除人口贩卖的最低标准,”来自美国政府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但是正在努力去做。”该研究报告透露,在过去的一年中,被定罪的人口贩子达到了62名,比前一年的20名大幅增加。
 
悲 惨 的 童 年

在她回忆之中,那是一座外表看起来华丽,而里面极其险恶的屋子。阴暗的内部分布着多个像迷宫般的简陋小房间。她记得,无数的男子们,排着队,一个接着一个,一天又一天,轮番地与她发生性关系。死神的阴影一直在她脑海里徘徊。她那时还不到10 岁。
这个年轻女性的姓名叫斯蕾皮科·劳克(Sreypich Loch),曾是柬埔寨一家妓院的性奴。她说如果她拒绝卖淫,就立即会遭到手持电鞭的保镖毒打。此外,不给食物和饮水也是迫使她屈服的手段。“我还有其他生路吗?”劳克从心中发出悲愤的自问。
 
如今,劳克已经20 岁了。几年前,她逃出了那个罪恶的世界,开始致力于拯救其他像她那样遭遇的女性。这位勇敢的姑娘现在是金边市一家广播电台节目主持人。
她负责的节目常常举办专题采访,让那些曾经饱受折磨、虐待的性工作者披露她们的经历。在柬埔寨这个男性主导的社会,对于一个年轻的女性和曾经的性奴来说,无疑是一种开创性的努力。
 
劳克企望通过讲述自己的过去,帮助人们更为生动,更为充分地理解性奴役这一社会痼疾。她最近在纽约市指出,“当幸存者的呼吁”传递给社会时,“我们就可以解救其他的性奴。”劳克这次是在索玛拉玛姆(Somaly Mam)基金会的资助下来到纽约的,这个基金会的名称是以另一位柬埔寨性交易现象受害者的姓名命名的。
劳克的经历可能听起来颇为极端,但它绝不是某种孤立的事件。据美国联邦政府下属的一个部门估计,在全世界,大约有0.27 亿人处于奴役状态。人口贩卖是涉及全球数十亿美元的一个非法行业,那些落入圈套的女性往往被绑架或贩卖为性奴。
 
住在金边的劳克,孩提时代就遭遇了梦魇般的磨难。七岁时,她就被继父奸污,而且这个无耻的长辈还威胁她说,如果她声张就杀了她。
就在那一年,幼小的她某一天正在街上行走,突然被一个陌生的男子拉到隐蔽处强奸了,而这个人同样威胁说要是嚷嚷就杀了她。
劳克只得默默忍受这一切。“我这么幼小,心里很害怕。”她很久之后才对人透露说。“有的父亲将女儿作为性发泄的对象。也有的家庭,当哥哥的甚至强奸妹妹。”
 
一天,劳克鼓足勇气将自己曾被多次强奸的事情告诉了母亲。她解释说她记不清事情发生的具体时间了,因为她当时还只是一个孩子。然而母亲的举动令她多少年后还记忆犹新——“母亲打了我,”劳克说, “她根本不相信,她对我没有怜悯之心。”
 
劳克后来从家中出走,因为她对自己的家庭失去了信心。那天雨下得很大,可怜的少女不知道能去哪里。“我只是一直在哭泣,”劳克回忆道。后来她被一群帮派分子发现。“五个男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轮奸我,我简直想一死了之。”
 
当时,如果不是一个女人似乎好心来救助劳克,她在人间的生命也许也就在那天消失了。那个女人将劳克带到一幢她以为是家的房子里,其实,这幢房子实际上是一个妓院。结果劳克被锁在一个地下室里,“每天强迫与一个个男人睡觉,那里光线昏暗,环境与世隔绝。”
 
一想起悲惨的过去,劳克的眼眶中就充满了泪水。她闭上眼睛,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讲述道,“如果我拒绝男人们的要求,老鸨就打我。我说,你杀了我吧。我是人,不是动物……”
 
  
厄 运 结 束
 
劳克的经历反映了许许多多被解救出来的柬埔寨少女和幼女的命运。这些可怜的女性被强迫服春药、毒品,被无情的鞭笞,被锁在棺材里,甚至在皮肤上放上咬人的虫子……所有这些恶行都是为了让她们屈服,从而继续从事卖春行为。
尽管每一个受到性摧残的雏妓的经历难以逐一证实,但是据国际上一些媒体披露,在柬埔寨,强迫女童和少女卖淫的活动普遍存在。“处女买卖现象非常严重,”某著名的英文杂志指出,“在柬埔寨,男性形成了对雏妓需求的巨大市场,其中一部分来自美国、欧洲以及其他国家。这些男人到柬埔寨旅游,寻找童妓寻欢作乐。”在当地,男子中还盛传一种神秘的观念,即认为与处女性交能带来幸运,对健康有益。
 
柬埔寨“还没有充分满足消除人口贩卖的最低标准,”来自美国政府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但是正在努力去做。”
该研究报告透露,在过去的一年中,被定罪的人口贩子达到了62 名,比前一年的20 名大幅增加。日子一天比一天难以煎熬,劳克说她在妓院里待了多年。
有一天,一名嫖客将她带回了自己的家。在那里,她发现有一扇窗户是没有上锁的,于是趁嫖客熟睡时逃了出来。在一片隐蔽的林地忍着饥饿躲藏了两天后,她才被一名警察发现。“我的身体状况很差,浑身散发着臭味。,”劳克回忆道。当她述说了自己的遭遇之后,警方并没有去逮捕妓院的老板,而是联系了负责反人口贩卖的政府部门,该部门随后将她交给了索玛丽·玛姆女士负责的一个民间基金会。这位女士以前也曾被卖到妓院,遭受过性蹂躏。
玛姆女士的基金会在全柬埔寨开办了多座妇女庇护中心,专门接收劳克这样的受害者。劳克刚刚到达庇护中心时,看到里面的人都是像她这样的年轻女性,以为自己又被再次卖给其他的色情场所……
这件事发生在四年前,当时劳克大约16岁。在这家庇护中心,她学会了缝纫,并开始上文化课。
2010 年,劳克加入了玛姆基金会下属的机构“改变之声”,这个机构是由一群逃出妓院的年轻妇女组成,专门解救那些仍在遭受性折磨的女性。
在基金会的指导下,这些志愿者们通过各种渠道与妓院里的性工作者保持沟通,为她们提供诸如肥皂、避孕套之类的物品。
一旦能够有机会进入到妓院,志愿者就会告诉这些性工作者,她们可以借助基金会或警方力量伺机逃跑。然而许多受害者由于陷入卖淫业时间过长,不知道一旦到了外面的社会,如何维持生计,因此常常需要做不少说服工作。
针对这种情况,志愿者们会耐心地进行说服工作,告诉她们出去之后可以在诸如妇女庇护所这类机构学习一门生存技能,如缝纫、美容……
 
 
新 的 人 生 道 路
 
劳克也参加了这些年轻志愿者的行动,并且她应邀在金边一家商业无线电广播电台讲述自己的故事。在公开自己经历的同时,劳克还利用这个节目让公众们了解到人口贩卖,尤其是贩卖女性的丑恶行径。
这一节目顿时吸引了无数听众的兴趣,他们纷纷打电话对劳克的遭遇表示同情,要求将人贩子和妓院老板绳之以法;有的还报告或检举某个秘密的可疑卖淫场所。
2012 年,在基金会的资助下,劳克开始了自己主持的一档节目。她负责的节目一周广播五天,主要采访以前被迫卖淫或者当过性工作者的女性、让律师讲解法律问题、邀请各级议员座谈等。
她相信,通过这些女性的亲身叙述,会使更多的公众倾听这些弱者的声音,参与拯救受难的、仍在卖淫业挣扎的女性,支持社会正义事业。
 
劳克说对自己负责的这些工作感到“无比幸福”。与此同时,在提及自己受困于妓院的那些日日夜夜时也会感到不寒而栗。此外,对于自己生活中没有母爱,她深感缺憾,因为自从幼年离开家之后,她再也没有见过母亲。
这位年轻的柬埔寨姑娘知道自己从那些被拯救出来的受害姐妹的经历中获取了无穷的力量。
这些女性之间的纽带是如此的圣洁而清晰。不久前,她与另外两名年轻女孩亚娜·瓦恩和索菲普·夏参观了美国纽约市。这几个已经摆脱了厄运的女性头发扎着马尾辫,身穿T 恤衫、牛仔裤,脚穿运动鞋,相互嬉闹着、相互闲聊着各种见闻。瓦恩取笑劳克很有力气,是个“饭桶”,而劳克则说夏就喜欢拍摄花朵,却对曼哈顿的高楼大厦视而不见…… 
这些姑娘们即使在异国的土地上也没有抛弃自己固有的生活习惯,她们总是寻找到自己熟悉的,有米饭和鱼类供应的餐馆进餐,并对服务员端来的鲜美食物赞叹不已。
不过,她们并没有忘记那些远在柬埔寨的同胞们,她们期盼着回家之后与其分享自己的所见所闻,将人性中最美好的故事传递出去,因为她们称所有曾经受难和仍深陷“魔窟”的女性为自己的“姐姐”或“妹妹”。

文/宇捷



【相关链接】


Lady Gaga都抵制性侵了,柬埔寨童妓何时休?


我12岁,我的母亲出卖我的童贞


柬埔寨雏妓村现实悲惨世界


-End-





长按二维码关注柬单网

微信号:khmernavi

发表